sin——溜走一年光阴

1.三党弧长
2.独厨,主皮爱因斯。
3.主产独普,黑白独。
4.子博客【sin★】为独受相关现尝试运行。

【独普】我为你写下流水账 2

这次是清水,应该没事吧。

  基尔伯特仍然每周末会回来看路德维希,他仍然会一把把自己搂进怀里问路德维希想不想他,然后不等他回答就大声喊着“本大爷想死你了”然后在他脸上大大亲一口。他们在周末可以做许多事。

但即使如此,路德维希还是觉得不够,他想每时每刻都和他的哥哥在一起,然而,升入大学的基尔伯特的生活比以前更加充实忙碌,小时候听哥哥给自己讲他的见闻路德维希只会觉得新奇有趣,而现在只会让他越来越觉得自己与哥哥隔的太远。即使哥哥每次回来时候都紧紧抱着他,他也无法不去想这个问题。

  想离哥哥更近一点。

  想看他所看过的一切。

  想和他永远在一起。

  他可只是自己一个人的哥哥,自己也是他唯一的弟弟,所以这样想也没什么不对吧。

  路德维希抱紧了哥哥。

  就这样,等到大贝什米特参加工作,小土豆也考进了大土豆曾经所在的大学。“不愧是我的阿西啊kesesesese~”穿着白色衬衫的基尔伯特大力的拍了拍路德维希的肩膀,眼睛里的紫红色熠熠生辉,然后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而路德维希只是静静的抱住他,把脸埋进哥哥温暖的脖子里。

  而他还在这象牙塔里。

  还是赶不上哥哥的步伐啊。

  就在这时,路德维希突然发现,家里的经济情况有些恶化了。

  本来两个人父母早逝时候留的钱就不多,尽管基尔伯特高中时就在做小软件赚钱,大学时还拿到了奖学金,但等到路德维希入学时家里的存款几乎就耗尽了。

  既然路德维希发现了,基尔伯特也肯定早就发现了。

  基尔伯特在路德维希的学校附近租了个小房子,他决定让路德维希和自己住在一起。

  “这离我上班的地方有点远,但能和阿西住在一起本大爷就很开心了kesesesese~”

  第一天基尔伯特的两个朋友来做客时他这样炫耀。当时那个弗朗西斯挤眉弄眼的对基尔伯特说:“哥哥要提醒你哦小基尔,住在一起可别被弟弟吃干净呦~”轻松躲掉基尔伯特的拳头,他向自己的方向看了一眼,眼神却没有刚刚那么不正经,反而有些审视的意味。

  和哥哥住在一起。如果是以前的小贝什米特一定会心里只有纯粹的高兴,但现在路德维希有些苦恼。

  什么?不愿意和哥哥住在一起?别开玩笑了,全世界没有比路德维希更兄控的了,绝对。
  路德维希的苦恼一,床下的书要不要搬过去呢?

  什么?你说这么乖的路德维希不会有什么秘密瞒着他哥哥,嘛,大体上的确是这样,但他也无法想象当他哥哥知道他大学四年没见没管的可爱弟弟居然变成了一个床底全是工口本的变态级抖s的时候的表情。

  算了,先搬过去吧,自己只要藏好一点,哥哥应该不会发现的。

  路德维希的苦恼二,他的哥哥有裸睡的习惯。
  路德维希无法忍受每天清晨他的哥哥只穿着黄色小鸟内裤到处乱走的样子,他曾经说过好几次,而基尔伯特每每的回答也就是“什么嘛阿西,这样睡多舒服啊,再说了,在家里只有我和你,有什么好顾虑的,本大爷的身材这么好,一般人还看不到呢kesesesese~”说着他还回故意摆弄个自以为特别帅的夸张姿势,连股缝露出来了都无知无觉。

  这往往会让他不得不搁下上早自习的时间去冲个冷水澡,而始作俑者还无知无觉的吃布鲁斯香肠。每每路德维希看到基尔伯特的嘴巴含着香肠还含含糊糊的说着好吃的时候,路德维希都特别想喂哥哥自己的香肠,然后下一秒强制自己把这疯狂的想法塞回去。

  后来有一天天气潮湿,路德维希前一天晚上洗的背心与短裤都没干也没做烘干处理,所以那一天早晨路德维希只好裸着上身穿着黑色紧身内裤走出卧室去拿衣服,而从另一间卧室走出来的基尔伯特看到他的样子就愣住了,然后路德维希就看到他哥哥的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成了一个亲分家的番茄,路德维希奇怪的看了一眼自己,“并没有什么不对啊?”他想。
  “就算是在家里也不能穿的这么随便吧!”

  “我每次这样说哥哥时候哥哥怎么没有记住呢?哥哥这样可以,为什么我就不可以呢?”路德维希用下巴示意了一下基尔伯特的短裤。他觉得莫名其妙。

“……不许和哥哥顶嘴!现在立刻去穿上衣服,这是命令!”基尔伯特噎了一下,很生硬的回答到。他的脸看起来更红了。

  “……好吧,哥哥。”路德维希看也到了该出去晨练的时候,他好不容易和哥哥一起放了一天假,怎么能把时间浪费在这种无聊的争执上,于是路德维希便乖乖的走过去拿衣服。而基尔伯特则一头钻进了卧室。等到路德维希穿好衣服,基尔伯特已经站在门口照着镜子了,他穿着白色的衬衫,露出精致的锁骨,外面则穿着红色的外套,看起来十分的有活力。

  “哥哥,走吧。”站在基尔伯特身后,路德维希比基尔伯特高出一个头,在平面的镜子中基尔伯特就像是靠在路德维希怀里一样。而基尔伯特也真的靠了上来。他银色的头发擦过路德维希下巴,“阿西的胸膛真是温暖可靠啊,以后会有哪个女孩靠在这里呢?”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询问,又像是感叹,怀中人的呼吸平缓,仿佛是问了“今晚吃什么”这种话题一样。
 
  而听到这话的路德维希却感觉自己所有神经都绷紧了。哥哥是不是交女朋友了?否则他怎么会问这种问题?
  他听到他自己用生硬的过分,激动的过分的语气,几乎是喊出来的话:“没有!以后都没有!”怀中人被他吓了一跳,他转过身来看着他紧皱着眉头,微微喘息,脸上还带着仿佛怕被遗弃的受伤表情的弟弟,失笑了一下,伸手揉了揉路德维希已经梳好的头发,轻轻的说:“没有就没有,喊这么大声做什么?本大爷知道了。”路德维希低下头,闷闷的接受哥哥的抚摸,半晌才憋出一句:“倒是哥哥,到了该交女朋友的年龄了吧。”他想起了那个和哥哥走的很近的性格豪放的绿眸女孩,哥哥应该是喜欢那种的吧?
  “是伊丽莎白小姐吗?”
  “……啊哈哈west你在想什么啊?!那个男人婆,本大爷怎么会喜欢她?本大爷的女朋友怎么也要有west这样可爱又懂事而且还家务全能才对嘛!”基尔伯特爆发出大笑,他略微沙哑的嗓音扯开来笑其实有些吵,平常路德维希很喜欢听哥哥这样充满活力的笑,但今天却让他心烦意乱。
  躁动。
  焦虑。
  不安。
  仿佛就要失去哥哥了。

  “那既然如此,我就当哥哥的女朋友吧。”

TBC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