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溜走一年光阴

1.三党弧长
2.独厨,主皮爱因斯。
3.主产独普,黑白独。
4.子博客【sin★】为独受相关现尝试运行。

【独普】我为你写下流水账3

“我说,如果哥哥喜欢这样的话,我就当哥哥的女朋友。”路德维希直视着基尔伯特的眼睛,湛蓝的眸子里没有一丝戏弄,那里充满着认真与坚决,以及毫不掩饰的,炽热的爱意。它们和路德维希的话一样,目标明确,从路德维希的眼睛里一直传达到了基尔伯特的大脑中。
  他是爱我的。
  基尔伯特的大脑做出这样的判断。
  这实在是太疯狂了。
  哪有一个弟弟会用这样的眼神看自己的哥哥?哪有一个弟弟会想要做自己哥哥的女朋友?这又哪里像是路德维希干出来的事?
  路德维希的话像是一颗炸弹,这让基尔伯特就像是突然死机了一样。
  事实上也的确像是这样。此刻他大脑城堡里警铃大作,士兵们拿着理性的兵器手忙脚乱的抵挡着来自路德维希的进攻,他们叫嚷着,“长官,我们从没有见过这种敌人!”“拒绝它们!”“拒绝!”“拒绝!”他们在城堡里四处奔走,试图凭这样把这些爱意拒之门外。而祸不单行,理性的长官焦头烂额,名为欢喜的奇怪情绪却像病毒一样从城堡内部开始滋生蔓延,还有一种一直存在的十分隐秘的感情,它们本来已经被理性死死压在了城堡的地下室,路德维希的话却唤醒了它们,像是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基尔伯特的理性防线在内外夹击下摇摇欲坠。
  本大爷一定是吃错了什么药。
  “……”基尔伯特努力的直视路德维希的眼睛,试图让自己有气势一些。他摆出兄长的架子,“west!你搞错了,我是你哥哥!”
  “哥哥不喜欢我吗?”不愿意给基尔伯特明确拒绝的机会,路德维希反问到。
  “怎么会?!你是我最可爱的弟弟!”基尔伯特立即说,他唯独不想在路德维希面前隐瞒任何事情。
  “我不够出色吗?配不上哥哥?”
  “不,本大爷的弟弟是世界上最棒的!你要比本大爷耀眼许多!”
  “哥哥喜欢一个人只是因为她是女的吗?”
  “不要把本大爷说的那么肤浅!”
  “那么,哥哥喜欢我,我也足够配得上哥哥,为什么我不能做哥哥的女朋友?”
  “……因为……因为……”一连串的质问已经让基尔伯特有些词穷,而路德维希最后的问题更是让基尔伯特再次卡了壳。啊,该死,为什么平时和弗朗西斯他们臭贫时候的口才这时候却怎么都找不回来呢?基尔伯特丢脸的张着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大脑里一片空白,理智的士兵们瘫软在城堡里,奇怪的病毒在四处乱窜。
  此时,一个正确的哥哥应该怎么做呢?
  他应该装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告诉自己的弟弟他年龄还小什么都不懂,然后四两拨千斤的打消弟弟的错乱爱意。
  可是,话到了嘴边,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如果说要怪什么,也许只能怪路德维希的蓝眼睛实在是太过迷人,基尔伯特盯着那双眼睛,就什么都不会说,也,不愿意说了。
  面前这双蓝眼睛,还是像十几年前一样清澈啊。
  好想,把它一直留在身边。
  “哥哥,请让我做您的女朋友吧。”路德维希执着的再次请求。
  “……west……女朋友不是你想的那样。”基尔伯特努力的把自己越来越游离的思维调整回来,“west,本大爷最喜欢的永远都是你,这一点哪怕过多少年都不会变。而且,本大爷也没有说女朋友一定是最喜欢的人啊,先不提本大爷是你哥哥,就算本大爷同意,女朋友能做的许多事你也是做不了的。”基尔伯特试图给自己的弟弟进行迟来的男女教育,却没有发现他在他的话里一不小心就把兄弟关系这个最好的拒绝理由给忽略了,反而选了一个更粗浅的却更无法改变的理由。
  是不是潜意识的忽略这心中最大的阻碍呢?基尔伯特也不知道,他只是想像个正常的哥哥一样把自己的弟弟引上正轨。
  “……”果不其然,路德维希脸上出现了一丝失落,他是个成年男性,他想他当然知道自家哥哥想要的是什么。就是因为知道,他才如此的烦躁。明明说最喜欢的是自己,而在身体的需求前情感的天平就能随意倾斜吗?
  基尔伯特等了一会,发现路德维希从他说完后就一直垂着头,散发遮住了他的表情,但基尔伯特下意识的在路德维希身上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是身体的快感吗?谁说我不能给你的,哥哥?我第一次看到你自慰的时候,我们不也就是那样度过了舒适的一晚吗?那时的你不是挺主动的吗?还是你以为我完全忘记了?”路德维希仍然低着头,但他说的话却让基尔伯特更加紧张。
  “为了表达我的诚意,也请哥哥,做好觉悟吧。”

TBC

下篇路德黑化注意,半清水注意。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