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溜走一年光阴

1.三党弧长
2.独厨,主皮爱因斯。
3.主产独普,黑白独。
4.子博客【sin★】为独受相关现尝试运行。

【独普】统一后的那段日子(上)

【独普】统一后的那段日子(上)
 
砂糖小料,无特殊梗,国设,时间轴如题。无雷点(大概),可安心携带泡面观看。

【路德维希side】

那是路德维希和基尔伯特刚合并同居不久的一段日子。
  据本田菊和费里所说,他们感觉自己所认识的那个路德维希和这个兄控不是同一个。
  路德维希,德国意志。严谨认真的代名词。在基尔伯特回来之后,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首先,路德维希请了假。

  没错,一向以严谨认真勤劳而闻名黑塔利亚的路德维希,他第一次请了假,还是年假。
  哥哥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我想和哥哥多一点时间在一起。这样说着的路德维希,脸上有着他们从没有见过的表情:有些纯真的难为情,却还是红着脸坦率的说出自己的想法,蓝眼睛看着别处似乎怕被嘲笑。当然本田菊及时的把路德维希的这个表情拍了下来打算收藏起来,结果还没到家就被堵在家门口的基尔伯特收了去。
  west的这种表情只有本大爷才能看到哦。送了本田菊一把矢车菊,这个曾经靠武力征服世界的国家转着枪笑嘻嘻的说。
本田菊:“……慢走。”

  其次,路德维希开始晚睡晚起了。
  他们是兄弟没错,不过他们也是恋人。小别尚且胜新婚,更何况他们被柏林墙隔了这么多年。所以住在路德维希家里的小少爷刚开始表示晚上他会弹钢琴晚点睡给二人留一些空间。但是,在连续三天晚上路德维希房间里的声音就没断过时,小少爷的愤怒肖邦也遮不住一室旖旎,他终于忍无可忍的砸了钢琴,跑去了伊丽莎白家。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如果在平时,这样无礼出格的事情断然不是外表保守刻板的路德维希能做出来的,但基尔伯特就是有这种能力,让自己的弟弟在自己面前永远坦率,比如性癖,比如工口。他们彻夜的做爱,仿佛有说不完的爱语,亲吻怎么也不嫌烦,两人的身体一夜都没有离开过彼此超过二十公分。做累了就抱在一起睡过去,而在早晨在这个敏感的时段,一个早安吻就能让气氛再次火热起来,然后再是做爱,仿佛是要靠这种方式一次又一次的提醒自己对方的真实存在。

  就这样,路德维希房间里的铁律时间表被基尔伯特轻而易举的涂改了。

  west需要娱乐和休息。基尔伯特叼着笔头这样说,而本大爷的新任务就是宠溺他。

  其三,路德维希比以前爱笑了。
  整个黑塔利亚都知道,国际会议上德意志是最严肃的一个,喵喵会议上德国猫是最认真的一个,娘塔利亚上尤妮亚是最干练的一个。就连在一众团子里,方方正正的德意志块也总是板着脸不苟言笑,让人感觉难以接近,只有软软萌萌的费里团子过来,它才会软化一些棱角避免硌到费里团子。
  这样的路德维希最被人们熟知。
  可基尔伯特的到来让这个独方块有了真正柔软的弧度。
  以前每次开国际会议时候路德维希都是一个人去,但现在因为基尔伯特和路德维希合并后共用一个心脏同叫德意志共和国,所以国际会议上基尔伯特也有来的义务。只不过他毕竟以前是普鲁士的意志,所以他一般不会露面而是在旁边的休息室睡觉等路德维希。以前的路德维希在这个没有一个国家在正经讨论问题的会议上总要吃一大把胃药才能抑制住自己掀桌的冲动,而现在的路德维希只要想到哥哥就在隔壁陪着自己,他也会耐心许多,他不会果断的否决他人离谱的一些提议而是听他们说完,当然,那些意见还是很离谱比如意呆利的pasta试吃比赛什么的。但是,这样的路德维希,在别人眼里,无异于是回炉重造一般稀奇。以前的周末对于路德维希来说无非就是溜溜狗,看看球,鉴赏一下本田家的本子。而现在,路德维希的周末是和哥哥溜溜狗(“还有肥啾!”“说过很多遍了鸟是不需要溜的哥哥。”),和哥哥看看球,和哥哥一起学习一下本子然后实践一下。

  有哥哥在真是太好了。路德维希吻了吻还在睡的基尔伯特,看着德意志的蓝天这样想。

  今天的路德维希心情也很愉快。

评论(5)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