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溜走一年光阴

1.三党弧长
2.独厨,主皮爱因斯。
3.主产独普,黑白独。
4.子博客【sin★】为独受相关现尝试运行。

【独普】统一后的那段日子(下)

统一后的那段日子(下)

好像合起来和分开都可以独立看的好像……砂糖度高,全程无虐请组织放心。

【基尔伯特side】


“这样的小路德,比以前可爱多了啊,哥哥我都要忍不住想要尝一下呢~小基尔,你回来后路德维希变的可爱不少呢~”弗朗西斯抛了个媚眼给基尔伯特,举起杯子喝了一口红酒。
  “少做梦了,你这个腐烂混蛋,本大爷的弟弟的可爱之处只有本大爷才能发现!你要是敢打west的主意可别怪本大爷和你玩枪。”面不改色的收下弗朗西斯自称能电倒全英格兰的女孩子的秋波,基尔伯特和他狠狠撞了下杯子然后把啤酒一饮而尽。一旁的安东尼奥在喝番茄汁。
  这是基尔伯特从昏迷不醒到被路德维希养回来后第一次与曾经的恶友重逢。还是挺开心的,三个人一直从傍晚喝到了深夜。
  恶友们的谈话一向没有什么节操可言,不可避免的,谈论的话题就从刚开始的继承战争的往事一直歪到了贝什米特家的床上生活。“说真的小基尔,哥哥我和亲分都是做攻的,只有你居然自己甘愿做受的角色,要是以前的心高气傲的你是绝对不可能这样干的吧?到底是为什么呢,哥哥我真的很想知道呢,啊,你也是吧,安东尼奥?”弗朗西斯半眯着眼,半调侃半认真的问基尔伯特,安东尼奥听到后也凑了过来。
 
  基尔伯特停下了喝酒的动作,沉默了一下。
  活跃了一个晚上的气氛突然有些严肃了起来。没有人说话,他们是真的在等自己的答案呢。基尔伯特想。
 
  这么难理解吗?他做受方这件事。

  是啊,他可是基尔伯特,曾经的普鲁士啊,怎么会愿意雌伏在一个男人的身下呢?况且这个人还是自己的弟弟。

  为什么?
 
  可是,这一切的疑问,答案只有一个。

  路德维希。

  如果相爱的人必须有一个付出的更多,那么毫无疑问基尔伯特绝对会是第一个把自己的所有都拿出来爱的人。他爱路德维希,幸运的,路德维希也爱他,这再好不过了。他们想与对方肌肤相亲,那么,总有一个人要更疼一点。而痛苦永远应该由普鲁士,不,基尔伯特承受不是吗?无论是哪一方面的。
 
“ 做受比较容易爽到嘛!本大爷也会很享受kesesesese~”
  基尔伯特咧开嘴这样回答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
  听到这样的回答,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都愣了一下,然后也像基尔伯特那样笑了起来。“我就知道小基尔一定是这样的,既然你这么说了,哥哥就放心的祝福你们和谐了哦~”弗朗西斯笑着和基尔伯特碰了个杯,然后话题就又转到了另一个上,气氛又活跃了起来。没有人再提这个话题。
 
  事实上,基尔伯特的回答,也是他们第一次做的时候他对路德维希的回答。
  金发蓝眼的青年散着头发终于有了符合他年龄的真实样子,他局促的拉着基尔伯特,却不知道该做什么才好。
  基尔伯特决定迈出第一步。
然后他就自己脱去了衣服去吻了路德维希,他做出相当大胆的动作,一点都没有条顿骑士的高洁,却很有基尔伯特的风格。
  即使对未知的处境感到不安也要为了逞强到底的,基尔伯特风格。
 
  因为是路德维希,所以没关系。
  所以在路德维希压倒他时会努力使自己不要因为长期的战斗生活而下意识反抗而是张开双臂毫无保留的任他索取。
  所以在被刺激身体敏感带时不会像以前那样受很重的伤也不哼一声,而是任凭自己的呻吟拉出长长的调子。
  所以被进入时会自己去试着做深呼吸放松身体以便于身上男人的继续。在路德维希抖s发作的时候还会按照他想看的自己给自己做扩张。
  那些是之后的事,而第一次的时候,其实还是很尴尬的。
  就算心理已经充分做好了觉悟,从未经历情事的身体刚开始无论如何也是不习惯的,进入时因为攻方的生涩和受方的紧张出了血,而进去后的路德维希还东一下西一下的,有时戳的基尔伯特疼的直皱眉,有时又偶尔擦过一个点让他全身酥软。虽说有些难熬,但在这种无规律的快感下基尔伯特最后还是释放了出来。清洗的时候红色和白色一起混合着流出来有些触目惊心,基尔伯特笑嘻嘻的安慰弟弟说没关系本大爷有爽到哦,但路德维希还是一副懊恼的表情一言不发低着头。他们的第一次就这样结束了。第二天基尔伯特发现路德维希买了些书。
  第二次的时候,基尔伯特的呻吟就没断过。事后也从有点累变成了整个人瘫在路德维希怀里任其揉圆搓扁的程度。
  后来就都是那样了。
  这下可真是爽到了。

“不愧是我的弟弟!”即使如此,基尔伯特的弟控病还是晚期。
 
  今天的基尔伯特,心情依旧很愉快。
 
 

评论(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