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溜走一年光阴

1.三党弧长
2.独厨,主皮爱因斯。
3.主产独普,黑白独。
4.子博客【sin★】为独受相关现尝试运行。

【独普】营养

这篇必须放避雷针
国设
基尔伯特产乳
纯对话意识流
半高能 语耻
时间跨度大
墙梗

作者有病

没关系的勇士就继续吧,(^з^)毕竟该放的避雷针都放了,标签也足够长了啊哈哈哈(^_^)

12.营养

  “俾斯麦,为什么west的身体一直好不起来?本大爷明明一直好好的保护着他。”
  “恕我直言,普鲁士殿下,您也知道,能夺走一只羊性命的不止是狼群,还有与他同食水与草的兄弟。您与小殿下的人民是同一个民族,他的成长之路必定有您的发展做阻碍。”
  “简而明了的说,只要您越强大,那么新生的德意志殿下总有一天会像神圣罗马一样瓦解。”

   ……

  “……”

  “……原来是这样吗?”
  “俾斯麦,你和本大爷说话总是这么直接啊。”
  “本大爷知道了。”

  “哥哥?你这是要做什么?我就算弱小也还是国家意志,不需要哺乳的,更何况你也做不到啊?”
  “小点声!别问那么多,过来给本大爷乖乖的含住!”
  “唔!……你小子别使那么大劲啊!下嘴轻点,你想把本大爷咬掉啊!”
“对不……”
  “好了别道歉了,对,就这样含住吸着试试看…别用牙齿…嗯………可恶,本大爷为什么一定要做这种事啊!”
  “啊……居然真的出来了!”
  “……难道身为国家意志连不同性别的功能都可以具有吗?太可怕了,本大爷活了这么久都不知道!终于明白匈牙利为什么从男变女了!啊……你吸就行了不要舔啊!嗯……”
  “……嗯……快点…给本大爷速战速决……”
  “……”
  “够了够了,本大爷受不了了!”
  “今天晚上就到这里吧!这件事谁都不要提起,尤其是腓特烈大帝听到没有?别问为什么,这是命令!”
“快睡吧,明晚本大爷再过来。”
  “……嗯,哥哥。”

  ……

  “已经过了半个月了,west身体真的好多了。看来俾斯麦说的是真的,本大爷最近在东部地区好像打了几场败仗了,啧。”

  “west…今晚换一边吧。”
  “……”
  “我不想再吸取哥哥的营养了!今天俾斯麦首相都告诉我了,哥哥你把营养都给了我,你已经力不从心了!请停止这种行为吧!”
  “啧,真是多事……本大爷没事,别听他瞎说,打败仗是因为和本大爷从小打到大的匈牙利在那里,难对付一点罢了。”
  “真的吗?”
  “是啊,虽然很不想说,但你忘了本大爷以前就常被那个男人婆欺负啦?”
  “你不相信哥哥说的话吗?”
  “我当然相信哥哥!”
   “那就行了,以后除了哥哥的话谁都不准信!听到没有?回答我!”
  “是!”
  “真乖,快吸吧,记得换一边,要不然以后就不大好看了。”
  “今天哥哥的乳汁也很美味啊,啾~”
  “你!……算了……别说多余的话……本大爷一点……也不想听到这样的赞美……嗯……天west你为什么这么……别这样做……啊……”
  “我觉得这样哥哥好像能舒服一点,我希望哥哥也舒服。”
  “本大爷不需要……所以你别用舌头顶啊!……嗯………”
  ……
  “啊,终于结束了……幸亏本大爷把侍卫都调走了,否则真是没脸见人了。让你吸你就吸,以后别搞那么多花样,你把本大爷搞得身子都软了……本大爷又不是女人,胸部不是敏感带,绝对。”
“……知道了。”
  “睡吧,本大爷走了。”

“法国哥哥,你知道哥哥的敏感带在那里吗?”
  “!小路德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嗯,就是……就是有一次听到这个词,书上查不到。”
  “……哦,普鲁士的话我也不清楚,但一般男人都在自己的关键部位吧,就是…blablabla……反正刺激起来会非常舒服就是啦。”

  “……”

  “虽然有点听不懂,但还是了解了一些。”
  “west,等很久了?今天去前线了弄的灰头土脸的,洗澡用的时间有点长。”
  “哥哥累了吧?”
  “有点吧,来帮本大爷把扣子解开,本大爷真是一动也不想动了。”
  “喂!west!你在摸那里啊!”
   “这里就是哥哥的敏感带吗?”
  “你究竟在胡说什么啊?”
  “法国哥哥说这样可以让哥哥舒服一点。哥哥不要动啊。”
  “那个胡子混蛋!他都给你教了什么?!放开!这是命令!”

  “……好吧,哥哥不喜欢这样吗?可法国哥哥说大多数男人都很喜欢的。”
  “呃……这不是你应该做的,别听他的不提这些了,本大爷已经累到不行了,你吸的时候轻一点,不许搞花样。”
  “……”
  “哥哥?哥哥?”
  “呼……”
  “睡着了吗?”
  ……
  “chu~”

  “普鲁士殿下,尽管我是德国首相,但我必须警告您,请立即停止您与德意志殿下间的行为!您的力量已经有太多流到德意志殿下身上了,再这样下去您在世界上的地位将摇摇欲坠!”
  “本大爷自有分寸,用不着你多嘴!否则本大爷可以把你换下去,这里不缺能做首相的人才。”
  “好了,本大爷出发了,照顾好west。”

  “……怎么会有这样……的哥哥啊。小殿下。”
  “未来会怎么样呢?”
  ……
  ……
  ……
“很多年前,在我年幼的时候,我喝过哥哥的乳汁,并因此而逐渐强大。”
  “他因此渐渐没落,后来为了我能进一步发展,取消了自己国家的资格,以德意志第一大邦的形式存在。”
  “后来,他的独立权也被我的上司借机剥夺了。”
  “我成为欧洲强国之一。”
  “可我的哥哥成为了普通的,寿命有限的人类。”
  “我像陪哥哥一起老去。”
  “那就也变成普通人吧,我想。一个国家算什么?只要能在哥哥身边,哪怕世界我也愿意摧毁。”
  “我发动战争,屠杀无辜的犹太人。”
  “我变得残忍无情。”
  “一战,二战。我让几乎整个世界陷入战火。”
  “我战败了。我以为我会被灭国。”
  “而我的哥哥却代替我承受了所有的惩罚。”
  “甚至最后他作为东德被生生与我撕裂。”
  “柏林墙筑起来了。”
  “我没有想到会变成这样,我只是想和哥哥在一起,却把哥哥越推越远,俾斯麦首相,我该怎么做?”
  “哥哥被俄罗斯带走了。露西亚很喜欢基尔哦,他这样说。真恶心。”
  “我不得不加入了美国的队伍。这个世界KY虽然是个年轻的国家,却强的不可思议。”
  “冷战。我和哥哥被迫互相用枪指着对方,我们的人民,他们的家人隔着一道墙遥遥相望,就像我哥哥一样。”
  ……
“那真是一段痛苦煎熬的回忆。”
  ……
  ……
  ……
  “本大爷以为,west再也不需要我了。”
  “当我得知west发动战争时我心里有不好的预感,我没有想到这会成真。”
  “west要被带到国际法庭。”
  “本大爷绝不允许!即使是本大爷弟弟犯了错,但能惩罚他的人绝对只有本大爷一个。”
  “所有的责难,都冲本大爷来吧。”
  “本大爷以为这次是真的会死。”
  “跟露西亚走吧,小时候的仇敌这样说。”
  “本大爷还记得冰湖的寒冷。”
  “伏特加会让基尔君热起来哦。”
  “本大爷只爱德国的黑啤。”
  “可基尔君别无选择哦,他微笑着偏着头。”
  “啊,好想揍他!如果不是本大爷戴着手铐的话。”
  “算了,如果能减轻west的苦难,这样也行。”
  “皮鞭,凌辱,疼痛。”
  “基尔君的乳头比普通的男人饱满许多呢。”
  “果然,国家间禁忌的事,基尔君这样做了吧。”
  “…………”
“那真是,不堪的回忆。”

  ……
  “本大爷以为等不到墙倒的那一天。”
  “露西亚病了,基尔君不安慰一下我吗?”
  “恭喜。”
  “匈牙利开放了对东德的边界。基尔君,你的东德人民正在争先恐后的到你弟弟那里呢。你不担心吗。”
  “包括本大爷在内,他们都是德意志的子民。”
  “那好吧,明天露西亚送你回去。”
  “不需要,本大爷会自己推倒墙走过去。”
  ……
  ……
  ……
  “我的哥哥终于回来了。”
  “人们推倒了墙,墙两侧的人流汇集在一起。他们欢呼,拥抱,亲吻。”
  “我被人流挤来挤去,他们不知道他们的祖国此时正被思念煎熬。”
  “然后我看到了我朝思暮想的人。他穿着长大衣,戴着围巾,银色的短发,紫红的眼眸。我的哥哥,基尔伯特。”
  “他转头那一瞬间,我们都看到了彼此。”
  “我猜那是我一生中最没教养的时刻,因为我用粗鲁的德语骂着人让他们让开,还推搡了人,有个男人差点把啤酒瓶砸在我头上。”
  “但为了拥抱住他我顾不上那么多。”
  “我们终于拥抱在了一起。”
  “哥哥,欢迎回来。”
 

  “我如此爱你。”

评论(29)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