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溜走一年光阴

1.三党弧长
2.独厨,主皮爱因斯。
3.主产独普,黑白独。
4.子博客【sin★】为独受相关现尝试运行。

【独普】神奇酒吧1


我要安的避雷针越来越多了。
文力离家出走,勿念。
神奇酒吧,同一画框。黑白黑塔利亚为主。娘塔利亚和喵塔利亚打酱油。
有黑白独部分情节。
主黑白独普。这只是个脑洞,标序号是觉得以后如果想写异色可以继续这个系列。

勇士们,继续吗?
YES 向下拉       NO返回上一层

  在黑塔利亚的世界有这么一间神奇的酒吧,不同设定的人物们可以齐聚一堂。

  跨越性格。
  尼古拉斯在听基尔伯特飙歌,而路德维希在读话筒的说明书,爱因斯?爱因斯在躲避卢西安诺的调戏。

  跨越性别。
  本田菊和本田樱在讨论男性M字开腿的画法与女性有什么不同。(其实没什么不同),本田葵一个人在角落里玩游戏,本田罂在打理她的薙刀。

  跨越物种。(如果团子也算一个物种的话)
  独方块驮着意大利团子好奇的看着他们。而黑色的独喵在给他的哥哥舔毛,刚刚爱因斯把他捉去蹂躏想一番结果被普喵挠了一爪子。

  就是这样一间神奇的酒吧。

  “我说路德维希,”爱因斯剥了只香蕉喂到嘴里,顺手把香蕉皮丢到了桌子上,他指着在拼命粉碎原曲的基尔伯特说:“有时候我觉得那才是我的哥哥。”然后指了指虽然很想唱但怕在弟弟面前丢面子的尼古拉斯说,“而你是尼古拉斯的弟弟。”
  “不要说无根据的话。”路德维希皱了皱眉,把香蕉皮收了下去。说实话他不大喜欢这个异色,懒懒散散的,一点都没有德意志军人的形象。而他的哥哥尼古拉斯却稳重踏实,很有做哥哥的样子。
  “嘿,别总板着脸嘛!好歹你也是我的常色,虽然我是不大喜欢你。”爱因斯无所谓的把脚搭在桌子上,摊摊手说。这个动作立刻引来了尼古拉斯的警告:“爱因斯,如果你再把你的脚放在桌子上的话小心我打折你的腿。”“是是是,哥哥。”爱因斯忙收回了腿,凑到了尼古拉斯身后,轻轻舔了一下他的耳垂:“哥哥手下留情,可千万别打折我的第三条腿啊,不然,哥哥可怎么办呢。”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能让在场的人听到。
  “你!”
  “爱因斯,你闹够了没有!”尼古拉斯还没有发话,一个酒瓶从门口快速飞了过来,但被爱因斯稳稳的接住。“呦!莫妮卡,是你啊。尤妮亚没来吗?我可是很想她呢。”“她去参加舞会了,就算她来也不会想看到你这个下流样子的!”莫妮卡瞥了他一眼,扭过头蹬着长靴走了过来,见到路德维希和尼古拉斯,她紧皱的眉头才松了些,“啊,感谢上帝,至少有你们俩在,否则基尔伯特和爱因斯能把酒吧拆了。”
  “真够乱的。”路德维希苦恼的看着酒吧里到处跑的异色,女体,团子和猫,突然觉得自己和他们在同一画框真是太痛苦了。自己的女体和女体异色都是个严肃的人,为什么自己的异色就是这个德行啊!他第三十次拿走爱因斯面前的烟,苦恼的抚额。
  “呦,泰瑞莎,伯妮丝和尤妮亚也来了。”这下所有的德意志和普鲁士都到齐了。
 

国王游戏
1.基尔伯特是国王。
“啊,那么,红桃A与红桃B,在本大爷面前对咬饼干吧!”

  “哥哥……我是红桃A。”这是路德维希。
  “我是红桃B。”这是爱因斯。
  ……
“……”
  “我才不要和这个酒鬼(方脑壳)咬饼干啊啊啊啊!”路德维希和爱因斯立刻提出了抗议。基尔伯特也懵了一下,不是吧,本大爷第一次当国王就把自己弟弟坑啦?!嗯……虽说另一个也算是自己弟弟,但是……
  “老子不玩!爱谁谁!”爱因斯脾气最差,他把脚踩上了桌子。
“啪!”一枚子弹贴着他的腿飞了过去。“爱因斯我说过你再敢这么做我就打断你的腿。”尼古拉斯吹了吹伤口的烟,瞥了他一眼。
  “喂!尼古拉斯!你他妈的想看我去亲那个方脑壳?!你疯了吗?”

  “唔,怎么说呢。”尼古拉斯挠了挠头。
    “有点奇怪。”基尔伯特接着说。

  “本大爷(我)最喜欢west(爱因斯)没错,不过……看其实是同一意志的两个人偶尔这样做……似乎也很带感呢。”
  “尼古拉斯你他妈是变态吗?”
  “哥哥不会有什么奇怪的开关打开了吧。”

  “好了,快执行吧,这是命令。”
  两位兄长下了最后通碟。

  “老子以后绝对不会来这里了。”
  “不要把整块饼干都咬到你嘴里,我没法下口了!”
  “啧,真麻烦!”
爱因斯不情愿的又拿了一块,把边缘咬在嘴里,然后凑了过去。
  “……”路德维希只好在基尔伯特的注视下凑过去。
  一下,两下。看着近在咫尺逐渐放大的与自己酷似的脸,路德维希和爱因斯决定,如果他们的哥哥真的让他们接吻,他们今晚回去后要把自己的哥哥艹到下不了床为止。
  抱着这样的觉悟,路德维希和爱因斯决定去吻对方。他们闭上眼睛不去看那张让人心烦的脸,而是在脑海里肖想出自己所爱的人。

越凑越近。





“停!”
  被两个方向突如其来的巨大拉力同时扯开,路德维希和爱因斯一点也不慌张。
他们好整以暇却面无表情的站在自家哥哥身后看着他们用枪指着彼此。

  “怎么,尼古拉斯,不喜欢吗。”爱因斯把手搭上尼古拉斯的肩,把下巴垫在上面懒懒的问。
  “……适可而止罢了。”尼古拉斯收敛了杀气,把枪收了起来。

  “哥哥……好了。”路德维希把基尔伯特手中的枪拿下来,在基尔伯特脸上印了一个安抚的吻。“嘿!尤妮亚,莫妮卡,泰瑞莎,伯妮丝,别再和本田们看bl漫画了,快过来。”为了缓解紧张气氛,路德维希招招手叫回了娘塔利亚的德意志和普鲁士们,紧接着,喵塔利亚的也过来了,“嘛,换个游戏吧”尼古拉斯清清嗓子说,“这个游戏对于我们的设定来说太有挑战性了。”尼古拉斯紧挨着爱因斯坐下来。“本大爷也同意,一起来玩愤怒的小鸟怎么样?”基尔伯特坐在路德维希腿上,把玩着路德维希浅金色的头发说。

  而爱因斯和路德维希,他们心安理得的享受着哥哥的亲近,交换了彼此的第一个微笑。

  我想我也不是这么讨厌你,我的异色(常色)。


         脑洞愉快。

评论(15)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