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溜走一年光阴

1.三党弧长
2.独厨,主皮爱因斯。
3.主产独普,黑白独。
4.子博客【sin★】为独受相关现尝试运行。

【独普】三个基尔伯特和一个路德维希

三个基尔伯特与一个路德维希

梗源来自以前看的言切文
偏意识流。
文力出走勿念。
不填坑开新坑作死为哪般?

  第一个基尔伯特,生于1701.1.18。
  他是所有基尔伯特的起源,普鲁士。生于战争,荣于战争,这个银发红眸的战争宠儿,长剑指向的地方必定有黑鹫的旗帜高高飘扬。“伟大的普鲁士万岁!”他的人民这样呼喊,这样相信。
  后来他遇到了小小的路德维希,德意志的化身。那时的德意志还在奥地利的统治下,然而,小小的路德维希,站在他的面前向他伸出手。
  “你想让我统一你?你闻不到我身上的血腥味吗?”
  他蹲下来看着这个小小的路德维希,用他紫红色的双眸。这双眼直视过太多的死亡,从中射出的目光锐利非常。他会被吓哭的。基尔伯特想。从来都只有国家被迫臣服于他脚下,但他们心里巴不得他去死。
  作为一个好战分子,他从来不受欢迎。
  “本大爷很凶的!啊!”
  仿佛为了证明这一点,基尔伯特做了个凶恶的鬼脸。
  快哭吧。然后离本大爷远点。

  本大爷一个人也很开心。

  然而,没有哭,他面前的小孩歪了歪头,他湛蓝的眼睛流淌着莱茵河的纯净,金色的头发闪耀着日耳曼民族的光辉,他伸出短短的小手扶在基尔伯特的肩头,在基尔伯特惊愕的注视下,在他的侧脸上印下一个轻柔的吻。
“chu~”
  “你才是,德意志真正的哥哥吧……”
   那一刻,基尔伯特觉得自己的心跳停了一下。
  轻柔的触感,软糯的嗓音,可爱的脸庞,这个小孩说自己是他真正的哥哥。
  他是,自己的弟弟,吗?
  好可爱啊。把他抢过来!
  基尔伯特决定把路德维希从奥地利手里抢过来。
  小少爷虽然看起来柔弱,但较起真来也有两 把刷子。这时小小的路德维希就会把手放在他被风沙磨破的嘴角,蓝眼睛里充满着心疼,“哥哥……”
  本大爷有这样的弟弟真是太好了……基尔伯特把他抱在怀里这样想。
  ……
  战争,战争。
  基尔伯特的能力毋庸置疑,德意志的统一终于艰难的走到了一个关键的阶段。
  普法战争。
  凡尔赛宫,镜厅,威廉一世加冕。
  流血的基尔伯特,在那里摘下自己头上的冠,双手戴在路德维希的头上。
  他开始衰弱。他握不紧剑与国旗了。
  路德维希想要把王冠还给他。
  摘不下来。
  摘不下来,像是个孤独的诅咒。
  他的身体,在路德维希的触碰下,像一朵花一样,碎掉消失了。

  第一个基尔伯特,死于1947.2.25。
  强壮的德意志诞生了。

  第二个基尔伯特,生于1949.10.7。
  东德。第二个基尔伯特没有普鲁士的记忆。路德维希无数次告诉他自己是他的哥哥,他却怎么也无法相信。相反,路德维希不停跟着他叫哥哥让他莫名心烦。
 
  我叫民主德国。
  你好,联邦德国。
  我们以前认识吗?

  “和露西亚走吧。”穿着长大衣的男人说。他在自己的国旗上加上了锤子与圆规。
  他无法忍受路德维希像疯子一样追着他不放。他跟踪他,骚扰他,时不时就把自己抱住不放。
  疯子。

不想见到他。
  “那么,建一堵墙不就好了吗?露西亚可以帮你哦。”
  柏林墙筑起来了。
“以后再骚扰本大爷就用枪打你。”
  但当离开路德维希的家,在华沙军团中时第二个基尔伯特总是会头疼,记忆里有一些东西在角落里时隐时现。
  究竟是什么?
  在他的动摇中,他的人民统一的呼声越来越高。
  答案在柏林墙倒塌的那一刻突然涌进他的脑海。
“你是,我最爱的弟弟,路德维希啊。”
  凡尔赛宫的灯火,少年的泪。
  基尔伯特颤抖着伸出手,但还没有触碰到路德维希伸过的指尖,他就再一次在路德维希面前,消失了。
  成熟的路德维希诞生了。

  第二个基尔伯特,死于1990.10.3
  
第三个基尔伯特,生于2004.10.3
  “嘿,west!本大爷今天也像小鸟一样帅气!”第三个基尔伯特在路德维希的陪伴下长大。
  路德维希是他的什么呢?他不知道,路德维希让他叫他west,他从出生到现在,他一直在他身边。他长大,他却未曾老去。他只知道,他爱west,west也爱他。

晚上,欢爱完后,基尔伯特窝在路德维希怀里睡去。
  他没能听到路德维希的低语。

  “基尔伯特,第一次的时候,我太过弱小,没能抓住你。”
“第二次的时候,我太过慌张,没能挽回你。”
“第三次,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你跑不掉的,基尔伯特。”


“下一世,我还会找到你的。”

谢谢观看。

评论(5)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