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溜走一年光阴

1.三党弧长
2.独厨,主皮爱因斯。
3.主产独普,黑白独。
4.子博客【sin★】为独受相关现尝试运行。

【独普】本大爷从俄国回来了

砂糖度百分百
还是我们熟悉的非国设独普。
这是很久之前的了,节奏感与文力双双出走。

与连载中的我为你写下流水账的设定有点像,但是偏基尔伯特视角,以及侧重的不一样。算是个暖洋洋的小短篇吧,就喜欢写这种东西(摊手)

开始了哦

基尔伯特是如此的喜爱路德维希。

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

路德维希小的时候,基尔伯特每天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他举高,在他柔软白嫩的脸蛋上印上一个早安吻。
小小的路德维希喜欢哥哥的亲昵,他每天最期待的时刻就是基尔伯特的归来。
这都是以前的事了。

后来,因为家里经济出现了问题,基尔伯特不得不把路德维希交给他的朋友俾斯麦照顾,只身去俄罗斯打工。
“我会回来的。”他许诺。不去看那双湛蓝的大眼睛里快要决堤的泪水,他踏上飞往北国的飞机。
他喝不惯那里的伏特加,也吃不到正宗的烤香肠,每到冬季还要忍受着俄罗斯特有的酷寒不停的工作才能养的起远在德国读大学的路德维希。每当他从工作台上醒来时,只有想起路德维希才能让他已被寒风吹的冰凉的身体稍微暖一些。
紫红的眼眸忧郁的看向窗外飞舞的雪花。
“要努力啊,本大爷还有west呢。”
这样的动力支持着基尔伯特坚持了七年。由于他的经济情况与生活作息,尽管长的挺拔帅气,这期间他却始终连个女朋友都没有。“他张口闭口都是他的弟弟!”和他约过会的女孩被问到基尔伯特时都会翻着眼睛满腹牢骚的说。“弟控!绝对!”

“本大爷一个人也很开心。”女孩把伏特加泼在他脸上时他总这样说。有时生理需要,他只好拿着路德维希小时候睡着的图片解决。这并不是说他变态到恋童,现实是他没有电脑,手机老土到爆,里面存储的照片只有一张路德维希和一只手机自带的小黄鸡。

直到路德维希大学毕业,成绩优异的弟弟很快被一家待遇优渥的大公司相中。
“哥哥,我已经找到了稳定的工作,收入也不错,我在柏林租了房子,请您回来与我一起生活吧。”漂亮的德文,基尔伯特无法想象自己的弟弟变成了什么样子。他拿着信里附着的机票,看着手机里可爱的小路德维希,心里充满期待。

“在机场好好等着本大爷吧!”

他没能等到他可爱的west,路德维希也没能等到他帅气高大的兄长。

提着香蕉的男人穿着普蓝色的工服,发色银白依旧却缺乏光泽,身材纤细,骨骼消瘦。大冷天的还穿着帆布鞋,短了半截的裤腿下露出白皙的脚腕。
这是路德维希在机场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看到的基尔伯特。
他跑过去,握住那个男人的同样消瘦的手腕。
“!”迎面而来的是一句像骂人一样的俄语。
俄语。
俄语。
“滚开,本大爷在找人!”
基尔伯特脱口而出后仰头看到的是这样一个男人。
金发服帖的在脑后梳成背头,露出宽阔的额头让人觉得踏实又稳重。金属边的眼镜下是熟悉的湛蓝色。
崭新的黑西装勾勒出他健壮的身材。

“哥哥?”
喜悦又有些疑虑的声音,这个男人这么叫他。

“……west?”基尔伯特愣了足足有半分钟,才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是我,你的弟弟,路德维希,贝什米特。”男人似乎猜到他会这么问,立刻顺溜的答到。

“啪嗒”
香蕉掉到了地上。
紧接着他就被紧紧塞到了男人的怀里,铁箍一样的双臂勒的他喘不过气来。
“你终于回来了,哥哥。”

多年前,他每天回家时,等在门口的男孩这样说。
金发蓝眸的人天下有那么多,只有一个会这样期待着自己。
如果不是路德维希,还会是谁呢?

“啊,west你真过分啊,趁哥哥不在居然偷偷长结实了这么多!本大爷都比你矮了啊!”躺在路德维希家的沙发上,基尔伯特抱着路德维希结实的手臂大呼小叫。“本大爷都认不出来你了!”
路德维希放松着双臂任由基尔伯特在他身上研究,基尔伯特掀起他的背心,带着老茧的手滑过他的胸肌和腹肌,“哇,好结实!本大爷如果有这么好的肌肉的话就好了!”动作间基尔伯特的衣角蹭了起来,一道长长的伤痕刺进了路德维希的眼睛。
“啊,west你干什么啊?”路德维希掀起基尔伯特的后背,基尔伯特反应剧烈的蹦了起来。
“哥哥为什么这么紧张?”路德维希皱起了眉头看着基尔伯特慌里慌张的拉好了衣服。
“啊,额……没什么……”紫红的眼睛东转西转就是不愿看他。
“哥哥有不愿让我知道的事吗?”路德维希没想到基尔伯特会对他有所隐瞒。究竟是什么会让基尔伯特对别人的碰触这么敏感?在机场时他就发现了。他的眼神变得锋利尖锐,紧紧盯着基尔伯特,等待着他的回答。

“不是,本大爷…俄罗斯的人都是变态!…本大爷……本大爷在俄罗斯的时候差点让人侵犯过。”基尔伯特难受的抿了抿唇最后还是保持了对弟弟的绝对坦诚。
“!什么?!”路德维希以为自己听错了,可他的双臂已经不听使唤的扣到了基尔伯特纤瘦的肩膀上。
“唔……疼……”基尔伯特被他的手劲捏的皱了皱眉并没有反抗。“冷静点west,本大爷没事,只是受了点伤,最后本大爷还是把那个杂种打败了哈哈哈。”基尔伯特揉了揉把自己覆盖在阴影里的男人的头,刚才路德维希的眼神就像要吃人一样阴冷又残忍。这让基尔伯特有种处于虎口之下的错觉。
路德维希紧绷的肌肉还是没有松开,没有办法,基尔伯特轻轻的揉捏了一会着他的胳膊,直直迎上路德维希仿佛要把他拆吃入腹的目光,在他的侧脸上印下一个吻。“本大爷好好的呢。”

接下来的神展开简直让基尔伯特能持续一万年的懵逼表情。
就在他的手离开路德维希头发的下一秒,路德维希吻了他。吻了他的唇。
被动的接受着路德维希的啃咬,他茫然的睁着紫红色的漂亮眼睛看着在他嘴里忙活的路德维希。
“……”不知是不是无法忍受他如此无辜天真的眼神,路德维希放开了他,微微喘着气:“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吗?哥哥?”
“嗯……问什么?”基尔伯特觉得事情有些奇怪,却怎么也不知道奇怪在哪里。
“……”路德维希挫败的低下头。
“west?你怎么啦?”以为自己惹了弟弟不高兴,好哥哥赶紧凑过去关爱弟弟。
“没什么。”路德维希抬起头在基尔伯特自己凑过来的唇瓣上又舔了一口,似乎心情稍微好了点,但还是闷闷的说:“别提这些了,哥哥,你没事就好,从今天开始,你就和我住一起了。”
“嗯!”基尔伯特听着路德维希像是宣誓一样的话,高兴的点了点头。在那个吻时产生的有些脱轨的奇怪想法,也一干二净了。

基尔伯特觉得真该尽尽哥哥的义务教教路德维希情绪的表达了。因为有些事情越来越奇怪了。
不愿意另买一张床而是执意两人睡一起。问到理由时又敷衍了事。
早晨的早安吻,唇齿间的缠绵。缠绵。基尔伯特真的不想用这个词,但每天在晨光以及路德维希的温柔吮吸中醒来时基尔伯特想象着自己与路德维希的动作真的觉得这个词很贴切。
散步时不松不紧牵住的手。明明是温暖舒适的温度,有时对上他的目光就让基尔伯特手心发汗。
晚上看电视时的怀抱。窝在路德维希怀里吃薯片,路德维希除了提醒他注意量以及不要把渣弄到地毯上以外就会把下巴轻轻放在他头顶和他一起看诙谐幽默的脱口秀。有些段子让基尔伯特笑的喘不过气,他也能感觉到自己身后来自胸腔里的微微振动。路德维希也在笑,可不是看着电视,而是看着在笑的基尔伯特。
这样是不是太亲密了?
看着自己好友家两个有着长长呆毛的兄弟的日常,基尔伯特更确定了这种想法。
晚上。
“本大爷今天睡沙发吧。”基尔伯特低着头,就像是个撒谎的小孩。
“……为什么?哥哥?”路德维希问。他继续整理着床铺准备着入睡的工作,并十分流畅的把基尔伯特的枕头压在了自己枕头下面。
“……本大爷,觉得,我俩是不是太过亲密了?”基尔伯特难为情的说。他当然喜欢和自家弟弟亲近,有时候还会做一些让路德维希脸红的事比如亲脸颊。可他本质上还是个单纯的人,看着自家弟弟拒绝了第三个找上门来告白的女生,再联想路德维希对自己做的,基尔伯特的好哥哥属性就冒出头了。
“……哥哥不喜欢和我亲密吗?”路德维希坐在床沿,平静的看着基尔伯特。眼中无波无澜。
他走了整整七年。
他缺席了自己的生命整整七年。
少年的感情,是何时从亲情变成了爱情,再到现在两者混合着无法分离的深沉感情,他都不知道。

但是,好想让他一直在自己身边。
路德维希庆幸基尔伯特没带个俄罗斯妞回来,否则他不敢保证他会变成什么样。事实上,基尔伯特脱口而出的俄语以及他腰上的伤已经让他无法忍受。
好不甘心。
好想占有他的全部。

现在,基尔伯特已经察觉自己这种疯狂的感情了吧。看,他又要离开了,像以前那样。
“我喜欢哥哥。”路德维希突然再次张口。
仿佛已经猜到基尔伯特一定会说本大爷也喜欢west,他继续说:“不只是喜欢哥哥,还是喜欢基尔伯特。”
“想和基尔伯特接吻。”他站起身来。

“想和基尔伯特做爱。”他向基尔伯特的方向走来。

他一直走到基尔伯特面前,
湛蓝的眼睛仿佛装满了星光,
然后他一字一顿的说:

“想让基尔伯特,
永远留在路德维希的身边。”

基尔伯特睁大了眼睛。

那些话仿佛是定身咒,基尔伯特一动不动的看着路德维希向自己走来,当他看着路德维希的眼睛时,他觉得自己要被吸进去了一样。

“……”

他想起那些在俄罗斯的日子。

“赶快起床!今天的任务是五百个自鸣钟!”他的老板说。
“没人能忍受基尔伯特!他的世界里只有他的弟弟!”女孩们说。
“基尔君总是绕着自己弟弟转呢。露西亚也想,拥有基尔君啊。”穿大衣的男人说。
“你啊,为什么这么喜欢自己弟弟呢?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弟弟不像你那样喜欢你,那么亲情的小船不就说翻就翻了吗?”他的好友说。

曾经的回忆像走马灯一样飞过他的脑海,基尔伯特让它去。

路德维希还在安静的等着他的回答。
看起平静成熟,可是,果然还是年轻啊,看,颤抖的握起来的双手和明明不安却还是紧盯着他的漂亮蓝眼睛。

基尔伯特想起他在俄罗斯的每个夜里思念路德维希的样子。
俄罗斯的月光,真冷啊。
那时的west,也是在柏林的月亮下这样思念着本大爷吧。
还是需要本大爷陪呢,像小时候等候着本大爷回来一样。
现在本大爷回来了。
本大爷最爱的弟弟,他现在想让本大爷和他在一起,以
情侣的身份。
本大爷爱west,west也爱本大爷。
血缘?禁忌?
由它去。

兄弟也好,情侣也好。本大爷都会和west在一起。

他弯了眼睛,伸出双臂。

“愿意哦,我的west。”

还需要其他理由吗?

爱就够了。

评论(8)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