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溜走一年光阴

1.三党弧长
2.独厨,主皮爱因斯。
3.主产独普,黑白独。
4.子博客【sin★】为独受相关现尝试运行。

【独普】地缚灵 2


这节解释了路德为毛被打的满头绷带
下一节会交代路德与凶宅。
本来想一次性发完的不过不想弄太长。
以及,由于对某些专业的知识不是太了解,如果有BUG欢迎捉虫。

  路德维希是一名程序员,他有些一个优秀的德国人所具有的所有的良好品质,认真严谨,负责踏实。他与他的团队为一家游戏公司编写系统。
  事实上他的团队只有三个人,这是他们组到一起后所接手的第一个大型项目。
  然而,这个耗费他们几乎两年心血的汗水与智慧的结晶,却因为数据泄露而被全盘否定了。

  “这不可能!我的团队绝对不可能泄露数据!一定是什么地方搞错了!”路德维希愤怒的把双手狠狠按上会议桌,长桌的尽头,公司的大佬们面无表情,对路德维希表现出来的行为无动于衷。
  “拥有权限查看系统数据的只有本公司内部员工与你的团队人员。难道你的意思是我们泄露了数据吗?”位于会议桌首席的男人语气轻快。似乎吃定了路德维希没有证据,他轻松的搂住身旁秘书的腰,半眯着眼轻蔑的看着路德维希。嘴角有着一丝得手的笑意。
  “……我没有那个意思。”拳头紧紧握住,路德维希深吸了一口气,蓝眼睛沉沉的看向桌子那边的幕后黑手,究竟数据从哪边泄露了,他心里很清楚。
  为了得到系统并赖掉应当支付的薪金,使出这样下作的手段,抹杀掉他们的努力与付出。尤其是对像他们这种新生无资本的制作团队,这种手段是很好用的。

  这是一家正派的公司所能做出来的事吗?

  然而,他们得逞了。系统数据全部都掌握在了他们手中,而路德维希又没有证据证明泄露数据的地方不是在他这里。
  现在,他血本无归了。
  几乎两年的努力。
  没日没夜的加班。
  对着电脑看到眼冒金星。
  日益升高的发际线。
  作息不规律落下的胃痛的毛病。

  这个男人,仅仅用一句数据泄露,就把他一脚踢下了地狱。
卷头握到咯咯作响,牙咬的死紧,路德维希死死盯着他,声音平静的问:
  “那么,最后的报酬是多少?”
  然后,他看到那个人把手恋恋不舍的从秘书的屁股上拿了下来,歪着眼睛,说:“报酬?当然是,”
  “zero。”

  “砰!”听到这句话,路德维希冲了过来,他那么快,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铁拳已经结结实实的揍到了那个男人的脸上,他立刻带着椅子飞了出去。一时间,女人高亢的尖叫声,男人惊恐的吼声,身体撞倒花瓶,哗啦啦的瓷器碎裂声,都热闹的在这个不公的会议室里响了起来,路德维希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眼里充满血丝,此时的神情配上他壮硕的体格让他看起来就像一头发怒的狮子。
  “狗杂种!垃圾!”他用上最粗俗的德语,低沉的声音所发出的咆哮震的每个人都耳朵嗡嗡响,那个男人鼻子被打出了血,汩汩不断的鼻血把他考究的西装染的狼狈不堪,他却无暇顾及,因为仅这一拳就把他打的战斗站不起来,他惊恐的在光滑的地板上扑腾,“保安!保安!把这头疯狗带走!”路德维希还想往前冲,然而,下一秒,他就被一拥而上的保安们给按在了地上。

  等到他从医院包扎完再到警局做完笔录回家,他的两个部下,或者说是朋友已经等在他门口了。
  “……费里,本田。”
  “队长,”即使是发生了这样的事,他们仍然这样叫着路德维希。
  “队长,振作一点吧,这只是一个项目而已。放弃吧,毕竟我们没有证据。赶快开展一个新项目好了。”在他眼里,费里一向软弱,一有什么事就哭哭唧唧的喊路德维希。而此时,这个棕色头发的男孩站在头发散乱满头绷带的路德维希面前,微微皱着眉头笑着这样说,却显得如此的坚强。也许他本来就很坚强,毕竟,在这两年里,他熬的夜绝对不必路德维希和本田少,在他们拼命编写语言时,费里也对着电脑为了设计一个美观的页面而彻夜不眠。
  “队长,我也是这样想的,我们要赶快再去找一家公司接项目才行。”一个年轻却很沉稳的温润男声响起,是本田菊。“否则,我们的经济情况可能很快就会出问题的,不,是已经出问题了。”
  “……”
 
  就这样放弃吗?
  接受这不公的待遇?
 
  “不,”路德维希抬起头,张口时嘴角牵动伤口所引起的疼痛没有影响他的话,“这件事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他看向费里和本田,“我们绝对不能被这些无耻的家伙这样欺辱。属于我们的东西必须讨回来!”
  然后他停顿了一下,
“况且,费里,本田。如果不把这件事搞清楚,是不会有公司再愿意让我们接手的。”

“……”久久的沉默。这对于他们这个新生的制作团队来说意味着什么简直不言而喻。

“那么?队长,你准备怎么办?”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