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溜走一年光阴

1.三党弧长
2.独厨,主皮爱因斯。
3.主产独普,黑白独。
4.子博客【sin★】为独受相关现尝试运行。

【独普】空气人偶 4

刚刚忘记打tag了   跪……被lof抽傻了
【第四章 寂寞月光】

  路德维希最近的工作很不顺。一个案子迟迟敲不下来,他的上司是个很注重效率的人,眼看如此,他发动全公司一起加班加点,全公司都紧紧绷在一条弦上,如今正值瓶颈,他的上司着急上火,把怒气全都发在了他的身上。
  “废物!难道你的工资是白拿的吗?!”
  “如果十天之内条件还是谈不拢,你就准备回家吧路德维希!”

“不行,本公司所提出的条件就是这样不会变,路德维希先生。”
  “百分之三十利润,否则免谈。”

  “唉……”又是一天无功而返,对方把条件咬的死紧,这让路德维希束手无策。他一直在办公室呆到十一点,才慢吞吞的回家。 夏天的月亮总是明亮而柔和,路德维希走在小路上,他的影子被月光拉的很长,显得有些寂寞。路德维希垂了眼驻足看了会,片刻又收拾了心情,“我这是在做什么呢。”
  等到他开门倒在床上,他觉得全身的力气都耗尽了。
  中午出门的时候他没有关窗子,现在从窗外吹进来的凉飕飕的夜风早已把他的床都吹得冰凉。
  空荡荡的房子里静悄悄的,窗外时不时有风吹过树叶的飒飒声,路德维希闭着眼,把自己缩了缩。
  好冷,感觉吸口气都要耗费热量。
  但路德维希反而故意把呼吸声放的更大。
  因为,如果他不去呼吸的话,这个房间就真的是一片死寂了。
  最是这种静默让人难以忍受。
 
  尤其是在这样一个散满了月光的明亮的夜,独自安静躺在这里的人,活像一个得不到救赎的孤魂野鬼。
  谁都好,说句话吧。
  他伸出手,碰到了一直坐在月光里陪他的基尔伯特。
  从那晚以来,路德维希经常会与基尔伯特做爱,也不是每次都会失控的在基尔伯特身上折腾,他也会温柔的对待自己的这个所有物。即使得不到任何回应,他也会毫不吝啬的把自己的亲吻印在对方的全身上下。只是从头到尾都是静默的,只有路德维希一个人,如果不是路德维希的喘息,这过程就像是一部三流的默剧。
  为什么会把它当作人一样呢?在第一次尝试去吻基尔伯特的嘴唇时路德维希想。
  而现在。在这个静默的夜晚,路德维希突然明白了。
  在那么多个与基尔伯特做爱过后的夜晚,路德维希总会抱着他说许多事情,说今天的趣闻,说上司的霸道,说同事的废柴,在这个时候他总能得到一种与做爱时不同的快乐,是有人能够接纳他的全部,得到理解的快乐。
  他买基尔伯特回来,也许从一开始就不是为了生理的需求,而是想要有一个能接纳他所有的缺点,丑恶,狰狞的人,让自己能把最真实的自己毫无保留的展现的人。
  路德维希啊,不是只有温柔一面的人,他的欲望要丑恶的多。
  知道这些的,只有基尔伯特。就像狼人在月圆之夜变身的秘密一样,知道路德维希夜晚的秘密并全部接纳的人,只有基尔伯特。
  他就是自己想要的。
 
  路德维希凑上去,他抱住基尔伯特的腰,把头靠在他的腿上。

  “你啊,如果是人就好了。”

  …………

  窗外的月亮仍然慈悲而公正的把光辉赠予每一个渴求于它的人。他照于花,照于树,照于那个在孤独中沉沉睡去的人。
 
  也许它也没有注意到,在某一处突然闪亮的,紫红色微光。

评论(1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