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溜走一年光阴

1.三党弧长
2.独厨,主皮爱因斯。
3.主产独普,黑白独。
4.子博客【sin★】为独受相关现尝试运行。

【独普】空气人偶 5


【第五章 眼之所见】

  “你啊,如果是人就好了。”

   这是基尔伯特听到的第一句话。
  “……”
   你相信吗?商品也是有记忆,有生命的。

  在工厂里,躺在一条又一条传送带上被组装,加工,修饰,这些刻印在自己皮肤,骨骼里的东西,就是商品的记忆。
 
  人类的记忆储存在心里。商品呢?

  商品没有心。

  无处安放的记忆和它们一起沉睡着,直到寿命终焉。

  灯丝烧断也不会醒。
  玻璃碎裂也不会醒。
  布料撕碎也不会醒。

  现在基尔伯特醒了。

  换句话说,他有心了。
  他有了记忆,有了思维。

  他当然知道自己是做什么的。
  商品有商品的性格。像家具们,桌子比较沉稳,而沙发则比较柔和,灯具则比较热情。
  像基尔伯特这种个性化更加明显的商品则比一般商品要复杂的多。
 
  基尔伯特是一个骄傲还有点凶的充气人偶。
  本大爷这是……被唤醒了吗?基尔伯特转动视线看着躺在自己腿上的人。他现在只有视觉,无法说话,无法行动。

  到底是为什么,基尔伯特也不清楚。但他觉得自己已经很幸运了。

  这就是,买本大爷的人吗?
  眼前的金发背头青年睡觉都不安稳,像怕失去什么似的。双臂紧紧环着他的腰,口中念念有词。
  “费里……”眼泪从他的眼角滑落。

  “他在说什么?难道是叫本大爷的名字?”基尔伯特看了看在自己腿上熟睡的人,又看了看自己身上干净的白色衬衫。

  「这个小子还挺喜欢本大爷的嘛!」基尔伯特小小的得意了一下。
  「不过就算你喜欢本大爷也没办法啦」基尔伯特可不是个会乖乖认命的人偶,他才不管是谁买了他或者他属于谁,他想留的话谁也赶不走,想走的话就谁也留不住。「本大爷可不要乖乖等着被操。」基尔伯特想。

  「应该过几天本大爷就能走了吧。」

  他看向窗外满天的繁星。

 
——「世界,本大爷来了。」
 




  清晨,路德维希体内的生物钟准时的唤醒了他。他直起身来,才发现自己昨天居然连被子都没盖就睡了一晚上。“阿嚏!”果然,就算是初春也不能掉以轻心啊。路德维希揉了揉鼻子准备起床。

  视线落在被他当枕头枕了一夜的基尔伯特身上。

  “…奇怪,是我的错觉吗…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

  今天的基尔伯特,眼睛怎么看起来这么有神呢?路德维希准备把身子倾过去看看,但门外放报纸的声音提醒他再不起床就迟了,“算了…可能是光照的原因…”路德维希不以为意的摇摇头,动作利落的脱掉身上皱巴巴的衬衫,露出一身健壮的肌肉,然后光着上身走进了浴室洗澡。

   整个过程,基尔伯特感觉自己紧张的快要炸开了。
  「可恶……差点被发现了……」基尔伯特转了转刚刚努力发直的眼睛,在脑海里抱怨。「这小子,身材还不是一般的好啊。」基尔伯特眨了眨眼,他的记忆里只有自己是为路德维希“工作”的认知,而现在有了眼睛,他才真正能看到路德维希的全部。
 
  这小子看起来蛮优秀的嘛,居然还需要本大爷?是本大爷太帅了吗?

  等到路德维希围着毛巾出来时候基尔伯特更落实了自己的猜想。

  路德维希拉上窗帘,然后在基尔伯特的面前毫不在意的拉下了毛巾。路德维希的……就直接展露在了基尔伯特眼前。

  「!」
  「这是干什么?!现在是白天啊!」
  「这这这……好大……」

  「!?本大爷在想什么啊可恶!变态!给本大爷把毛巾围好啊,不要随便遛鸟啊喂!」基尔伯特感觉自己的眼睛都要冒出火了。偏偏路德维希的裤子在床的另一边,于是他就跨在了基尔伯特身上去够那条裤子,他靠的如此的近,阳光下基尔伯特几乎能看清他耳边的细细绒毛,基尔伯特也就努力的把自己的眼睛盯在路德维希耳朵上控制自己不把视线往下移。

  「大清早光着身子到处跑什么的……」听不到基尔伯特的腹诽,路德维希脸色如常的捞起裤子自顾自的穿,全然不知他现在在基尔伯特眼里就是赤裸裸的耍流氓。

  白衬衫,蓝领带,西装裤,黑皮鞋。路德维希一丝不苟的把自己打理好,昨晚那个颓唐无助的青年似乎从来没有存在过,最后把所有的头发用发胶固定好,路德维希就又是平日里那个勤勉能干的年轻精英了。他对着镜子在最后一遍检查自己的仪表,并在这过程中一直保持着面无表情。

  他湛蓝的双眼,就像是两潭平静的湖水。

「这小子……」
  基尔伯特通过镜子看着路德维希。他眼中的湖水是那么平静,无波无澜,无声无息。

  这潭湖水生来就是这样吗?
  平静的外表下蕴含着什么呢?
  它是不是也在等待着一个人去打破这平静?还是说是它在自己压抑着去用平静来掩饰什么?

  真是的,无论是怎样,都让人觉得,有些孤独啊。

  基尔伯特正双眼放空的想这些有的没的,路德维希已经走了过来。基尔伯特赶快收回了游离的视线把目光聚到一个地方。路德维希没有发现,他只是把基尔伯特的手放进被子里,然后像是对他说,又像是对自己说:

“我晚上会早点回来,你会等我吧?”

【TBC】

【一点点解释,设定为基尔的苏醒是因为有了路德维希给他的心,所以他从生产到现在的记忆有了载体,也就是说基尔知道自己是用来做什么的,但是,你觉得他会好好趴着等被干吗??当然不会,所以说打算跑路是很正常的吧……也许……
嘛,就是这样啦~                        SIN】
 

评论(1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