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溜走一年光阴

1.三党弧长
2.独厨,主皮爱因斯。
3.主产独普,黑白独。
4.子博客【sin★】为独受相关现尝试运行。

【独普】守护世界

守护世界
短,酒醉梗,清水

【我可以对抗全世界,只为留你在我的身边,我的west/ost。】

这是一个普通的黄昏。
【在日本】
“紫菜,鱼子……”本田菊专心的在做属于他的料理。
电话声响了。
“摩西摩西,在下本田,有何……什么?!真的……我马上来!”
本田最喜爱的鱼子撒了一地,而他头也没回。
鱼子酱:“…………help……”

【在法国】
“亲爱的,要和我进行床上的决斗吗?”弗朗西斯进行着他的日常-撩妹,而正当美人的红唇即将挨上他时,他的电话响了。

“真是的,谁这么不解风情嘛?啊,是,我是弗朗西斯,怎么……?!完了!等我过去!!
  弗朗西斯用了三个月撩来的妹子,留给他一个曼妙的手印。

【在西班牙】

“罗马诺~今天要吃番茄拌饭嘛?我记得你很爱吃这个呢。”
“我才不爱吃呢岂可修,你做就行了!”
“岂可修你电话响了。”
“这里安东尼奥,怎么?啊?!世界末日啊!罗马诺,我出去一趟!”

现在是晚上七点半,夜幕四合,飞鸟入林,而三个国家抛弃了自己的鱼子,妹子,傲娇子,为了同一个理由同时在大街上飞奔。

等到安东尼奥,本田菊,弗朗西斯赶到酒吧时,站在酒吧门口,他们不约而同的咽了口口水。

平常很容易推开的那扇门,现在没有一个人敢碰它,只因有一只银发红眸的破坏魔正在里面横行霸道。
里面又传来一声桌子碎裂的声音。

更糟糕的还在后面。
他们敢说,就算他们国内政局动荡时他们也没这么紧张。
而现在,费里告诉他们说:“多一字喝醉了!现在在我家,基尔伯特哥哥在酒吧喝醉了,酒保打电话告诉了多一字,他现在正在往酒吧来,我都挂在他身上了可是拦不住啊啊啊……”

!!!
路德维希喝醉了。
基尔伯特喝醉了。
他们即将碰头。

上一次这三个条件同时成立的时候,路德维希和基尔伯特横扫了整个欧洲。

“我的天呐!”上一次两兄弟在自己家里差点把房子都烧了的惨烈还历历在目。弗朗西斯难得收起了浪荡样子,神情凝重的说:“召集所有现役国家在这里集合,绝对不能让德国和普鲁士见面!”

红色警报传遍了整个黑塔利亚。
无数个国家,尤其是曾深受二人其害的犹太国家都在准备诺亚方舟了,

“哎呀!今天是七夕诶七夕阿鲁!突然把我喊过来干什么啊。”抱着熊猫的耀一脸茫然。
“中国君,上次德国和普鲁士发酒疯你有很出色的阻止了他们。这一次我们仍然需要你的帮助。”
“什么!德国君和普鲁士君!……交给我吧,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他们在哪里?”听到这个消息王耀惊了一下,然而大国的气度更快让他镇静了下来,他摆了一个醉拳的架势说。

……
陆陆续续,几乎所有国家都到齐了。

他们站在酒吧门外,听基尔伯特在里面一边大喊west一边砸东西。

酒吧所有人员已安全撤离了吗?弗朗西斯问安东尼奥,后者点了点头。

“路德维希在哪?”弗朗西斯没有用小路德的昵称,的确,在这个场合,路德维希可以称得上是让欧洲震撼的男人,小路德早已不是随便叫的了。
  “费里说正在向酒吧来的路上。”
  “……”所有国家都咽了口口水。

“各位,准备好了吗?”

“中国君的铁锅?”
“领命!”
“亚瑟的死扛!”
“这才不是武器呢八嘎!”
“俄国君的水管?”
“露西亚还带了伏特加哦。”

所有的国家站成了一排,神情严峻的等候着另一只恶魔的到来。

不知过了多久,路德维希来了。

“费里!你他妈从老子身上下来,要不然老子的麒麟臂要控制不住了!”醉醺醺的,拿着没有上保险的枪,动摇西晃的,不停爆粗口的路德维希。
“呜呜呜……多一字不要啊……”费里努力的把自己往路德维希身上挂。试图通过这种方式延缓他去酒吧的时间。

“呦!west!你来啦!”正当所有国家一致盯着路德维希时候,酒吧的门砰的一声,结束了它的一生。所有的国家生无可恋的回头,果然,听到最喜欢的弟弟的声音,恶魔出笼了。

“哥哥!”路德维希本来已经摇摇晃晃的身体,看到基尔伯特,立刻变得笔直。“啊,west,你怎么变成两个了?快过来让我看看。”基尔伯特揉着眼睛,招呼着弟弟。但他面前的国家们站成一排,严丝合缝的把他和路德维希隔在了两边。

他在东边,路德维希在一边。国家们带着居心叵测,仇恨或恐惧的眼神,像高高的柏林墙一样伫立在他们兄弟二人之间。

“这是……柏林墙……怎么变成人做的了???大鼻子熊?怎么又是你?”基尔伯特扫视了一圈,眼睛很尖的看到了正在笑的露西亚。如果不听他说话的内容,单看他此时锐利凶狠的眼神,你都完全不会想到这是一个醉鬼。但正因他是个醉鬼,他的行为要比平日放开的多。比如现在,基尔伯特已经由着性子拔出了枪,直直指上了俄国的鼻子。他没有上保险。他对俄国的恨意从来不会减,所有人都相信,现在的基尔伯特会毫无顾忌的杀死露西亚。
“露西亚不是一直想让基尔变成我的一部分嘛,来是很正常的啦,只要有让基尔和路德维希分开的机会露西亚都会抓住哦!”眼眸弯弯,露西亚把下巴埋在围巾里歪头对基尔笑,似乎毫不在意顶在自己鼻子上的枪口。
“做梦!”两个声音同时响起。外加一声枪响。
“干什么弗朗西斯!本大爷要杀了他!”基尔伯特被眼疾手快的弗朗西斯打开了手,子弹打到了他们头顶的一棵树干,叶子与树枝应声簌簌落下。
与此同时被打倒在地的还有冲过来的路德维希。“冷静一点,路德维希,我们还在呢。”把路德维希一拳揍倒在地的安东尼奥用剑指着路德维希,声音凝重。
“俄国,你现在有干涉他国内政的嫌疑了。”弗朗西斯指了指基尔伯特,转过头对俄国说。“呵呵,法国君真是,发动所有国家在这里,难道就不是干涉内政吗?”“我们是为了保护世界和平以及促进德国发展才来的,而不是你,俄国,你从来没有放弃过倾占基尔伯特吧?”“是又如何,当初让柏林墙建起来的元凶难道没有你吗?让基尔从普鲁士变成东德的难道没有你吗?”
“因为我忠于我的国家,就像现在,我也是为保护我的国家而现在这里,所有在此的国家都是出于这一目的,而不是要试图从路德维希手里抢走基尔伯特。”
“那么……为什么现在要把我们分开。”声音来自重新站起来的路德维希。“因为现在的你和基尔伯特都太过危险了……我们宁愿你俩去哪个角落滚床单自己发展那么一二百年,也不愿意让你俩灌了酒四处祸害各国人民。”弗朗西斯很快回答到。

“如果,我现在一定要和哥哥在一起呢。”

路德维希的确是喝醉了,因为他平时绝对不会说这种显然违反规则的挑衅的话。但他也算是没喝醉,因为无论何时他都不会对基尔伯特放手。

“为了保证我们国家的安全,就必须与你一战。”

“那么,哥哥,你准备好了吗?”路德维希的声音越过人墙,传到基尔伯特耳中。

“本大爷好久没和west一起打架啦!”

…………【画面太过暴力进行和谐】

“啊啊啊……为什么哥哥我带了这么多国家来却还是没能打过两个土豆啊!”被叠罗汉压到最下面的弗朗西斯全然没有刚开始的leader风度,他哭唧唧的看着俄国带着他的小弟们溜之大吉,比了个中指。

“完了……”他,以及压在他身上的所有人,都看着这两个人走到了一起。他们显然还醉着。

“他们一定会去搞破坏的!”
“他们一定会!”
“完了完了世界末日!”
“法西斯复辟了!”
“奥斯维辛要重开了!”

然后,在所有人的注视与哀嚎下。
基尔伯特走上去。
他微微垫起脚。
把胳膊勾上路德维希的脖子。

他们没有搞破坏,没有杀人,没有肆虐世界。

他们对抗所有的国家,似乎只是为了这一刻。

他们交换了一个吻。






「哥哥,我要破坏世界!」

「本大爷陪你一起!」
这是上一次他们喝醉后的对话。
然后他们去发动了二战。

而这一次。
路德维希珍惜的舔了舔基尔伯特的唇角,说:
“哥哥,这次我们去破坏一张床怎么样?”

“好主意!”

我可以对抗世界,只为留你在我的身边。




【小剧场:
弗朗西斯:所以说我们最后还是守护了世界的吧?
安东尼奥:不知道,反正已经半个月没见他俩了。

基尔伯特:……我们明明没有破坏世界,为什么还是沦落到给人打工还债的地步啊!
路德维希:对不起哥哥,我也没想到我们住的那家旅店是中国君开的……一张床那么贵……

老王:实力圈钱哪家强,黑塔利亚找老王。
露西亚:干的漂亮。】

评论(11)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