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溜走一年光阴

1.三党弧长
2.独厨,主皮爱因斯。
3.主产独普,黑白独。
4.子博客【sin★】为独受相关现尝试运行。

【独普】空气人偶 6


【第六章 耳之所闻】

  对路德维希来说,这一天过得实在是太快了。

  他在会议室和对方的代表谈了足足一个上午,中午连家都没回,草草在外面吃完后就回到了办公室把上午双方达成的共识以及新出现的问题一一梳理。从艳阳高照到日暮四合,路德维希一直埋头在电脑前,他现在感觉脖子都不是自己的了。

  “啊,今天就先到这吧。”路德维希无奈的捶了捶自己僵硬的脖子,从口袋里掏出两颗胃药就着冷掉的咖啡喝了下去。他现在已经可以习惯性的忍耐胃痛,但他还无法适应由于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而带来的脊椎酸痛。
 

  对基尔伯特来说,这一天实在是过的太慢了。

  他坐在床上用了一天的时间用自己的眼睛把路德维希的房间像雷达一样扫描了一遍。  

  比如书柜的第三层的第五本书的第三十一页有一个褶皱,第四层的第二本书里夹了一个书签,地毯上有一根卷起来的狗毛……诸如此类,观察这些琐碎并不是他的爱好,而是因为他现在能做的只有这些。

  他还没有听觉。他苏醒时所听到的那一句来自路德维希的呢喃就像是昨夜的露水一样消失的一干二净,他仅仅听到了那么一句话,再后来就是无声的彩色世界。

  「真是的,本大爷什么时候才能听到世界的声音啊。明明刚开始听到了这小子的话的说,难道是召唤吗?噗……」基尔伯特在心里烦躁的碎碎念,然后被自己的脑洞给逗笑了。“那么,本大爷就是宇宙第一帅气的基尔伯特!本大爷最厉害!BIU~BIU~BIU!正义的伙伴!上啦!kesesesese~”

  一人乐时间。

  等到基尔伯特的中二病犯完后,兴致低落下来的他,又开始了周而复始的无聊行为。
  他开始数地毯上有多少根毛。
 
  「一根,两根,三根……」
   ……
  「一千一百根,一千一百零一根……」
   ……
  「啊啊啊!本大爷受不了了!」数到了第五千二百根的时候,基尔伯特终于受不了了。
  「可恶,那个混蛋什么时候回来啊!都晚上了啊!怎么也该回来让本大爷看点新鲜东西啊!本大爷要看地毯看吐啦!」
  

  “我回来了。”路德维希在天完全黑下来的下一秒回到了家。

  路德维希今天心情不错,毕竟还是取得了一些进展,他觉得要比昨天轻松许多。
  “已经过了吃饭时间了吗?”他看了看表。“那就不吃了,干脆洗个澡去睡觉吧,对,从现在开始,半个小时洗澡,然后用十分钟入眠为明天的工作养精蓄锐,执行任务,立刻!”一改方才的轻松,路德维希立刻进去了任务状态,风一般的掠进了浴室。

  然而,为了遵守时间表连饭都不吃的路德维希,等洗完澡出来看到坐在床上的基尔伯特后,干脆利落的,坚决果断的,

  推翻了他的计划。

  「咦?这小子什么时候回来的?居然连澡都洗了?什么都听不到真是让人困扰啊!」基尔伯特偷偷瞄着从浴室出来的路德维希,有些挫败的想。

  与此同时,路德维希也在观察着基尔伯特,不是观察他的脸,而是用带有温度的目光去扫视基尔伯特的身体。他今天的确兴致不错,各个方面都是。

  “我想,今天没有必要睡那么早。”路德维希拉掉了身上的毛巾转而单膝跪在床上,凑近基尔伯特的脸轻轻舔舐。他真的觉得基尔伯特的眼睛就像是活的一样,灵动的不可思议。但作为一个唯物主义者,他当然不会有“我的玩偶突然活了”这种脑洞,所以他只是单纯觉得这是自己喜爱基尔伯特所造成的心理偏差。

  而基尔伯特的心情远没有路德维希今天这么好。
  「卧槽?!一天扒两次衣服还有完没完?!」
  基尔伯特几乎要咆哮了,他就算脸皮不薄但也不是太厚啊!总把鸟拿出来在他眼前溜到底想做什么啊!还有干嘛使劲舔他的脸啊他又没感觉,他现在只能盯着路德维希后背的肌肉发呆好吗?!

  突然视线旋转,原来是他被路德维希完全按到了身下。
  「不会吧……」基尔伯特自苏醒以来第一次被这样强调了自己的身份,或者说,作用。

  方才脑海中的聒噪与碎碎念在路德维希的阴影打在他脸上时都突然归于沉寂。如果他能做表情的话,他现在一定是面无表情。

  只留下一种认知。

  自己果然。是生来就是被压倒的,被蹂躏用的物品。就算有了其他东西不能有的心,也改变不了本质。

是这样吗?
 
  ……

  「就算生来如此,本大爷也绝对不要像这样继续下去啊!!!!」

  哈,瞧啊,我们都忘记了,他可是基尔伯特,你觉得他会消沉超过半分钟以上吗?就算他是一条快被煎熟的咸鱼,他也会在死前蹦哒着喊「本大爷最帅你奈本大爷何」的。

  只是,这次坚强的基尔伯特可是从脚趾到头发丝都动不了,他只能在心里把路德维希翻来覆去的揍。
 
  什么,你问路德维希?路德维希可不疼,他已经蓄势待发了。

  基尔伯特看着路德维希拿润滑剂,他觉得自己现在应该做一个生无可恋的表情。

  又不是第一次了,等本大爷能动了就让他好看!基尔伯特这样安慰自己。

  但是……这一次是躲不过的了,看来。

「……本大爷不会就这么看着吧!」
  双腿被分开,股间被涂上润滑剂。基尔伯特看得到自己腿间湿润的光泽。这是以前他从未见过的。
  然后,路德维希顶在了那里。基尔伯特看到路德维希深吸了一口气。
  然后 ,整根没入。
 
  似乎有什么东西改变了。
  这种像是被征服了的感觉说实话一点都不好。
  就算是这样安慰自己,但在看到自己真正被侵犯进去的那一刻,基尔伯特突然觉得对于自己能够苏醒这件事没什么好高兴的了。真奇怪不是吗?明明昨天晚上还为此兴奋的不能自己。可现在看着自己的身体被摆弄来摆弄去。他却恨不得挖出自己眼睛。

  果然,知道自己是做什么的,与亲眼看着自己被这样压着随意揉圆搓扁还是不一样的。

  如果这双眼睛只能用来看自己是如果受辱的话,还要它做什么?
  不甘,失落,还有自厌。

  基尔伯特不再看埋首于自己颈间的金色脑袋,紫红色的眼眸只是空空的盯着摇动的天花板,「本大爷为什么是充气人偶呢?」他在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最后只得出了一个结论:

「果然是因为本大爷帅的惨绝人寰吧……」

……都说他是基尔伯特了。。。

  事情在后半夜发生了突变,让还处于奇妙的自厌与自恋循环中的基尔伯特措手不及。

  路德维希把自己释放到他体内后一起洗了个澡就抱着他睡了。金发青年今晚难得睡了个好觉,而基尔伯特半坐在床上,腰间照例环着一双有力的手臂。他的眼睛在黑暗里闪闪发亮,不,不能说是黑暗,因为月亮升起来了。

  神奇的事情就在这时慢慢的发生了,月亮慢慢升上天空,月光透过大的落地窗一寸寸撒在基尔伯特身上,这过程很慢很慢,他看着月光扫过他的指尖,抚上他的眉眼,很漂亮,但基尔伯特顾不了那么多,因为他发现,随着月光在他身上照耀的越来越多,他耳中所听到的蝉鸣声,竟越来越清晰了。
  从未听过的蝉鸣,起初只是飘渺的时断时续,到最后竟觉得聒噪了,

  最后,来自草丛的蝉鸣声,微风拂过游泳池带来的水声,甚至是枕边人轻微的鼾声,基尔伯特终于都清晰可闻。

  多么有趣啊,世界,在基尔伯特上一秒为自己的柔弱而灰心丧气时,下一秒就补偿似的打开了基尔伯特的耳朵。

  「就算如此本大爷也没有什么好感谢的。」基尔伯特勾着嘴角(他本来就勾着嘴角)笑。

  夜还长着呢,他有足够时间去辨认草丛里有多少种蝉。

  总而言之,

  「本大爷能听到这个世界了,小子。」












【玩家基尔伯特:恭喜您解锁[听觉]这一技能。】

评论(48)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