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溜走一年光阴

1.三党弧长
2.独厨,主皮爱因斯。
3.主产独普,黑白独。
4.子博客【sin★】为独受相关现尝试运行。

【普独】我的哥哥是痴汉

“哥哥!请不要再做这种让人害羞的行为了!”路德维希忍无可忍的把第十二次趴在浴室门口偷窥他洗澡的哥哥拽了出来。而被抓了个现行的兄长却毫无悔意反而顺势挂在了还赤裸着的弟弟身上,。他的手不规矩的捏上了路德维希的胸肌,下流的抓了抓。“kesesesese~west的手感还是这么好哇!”
“你给我适可而止一点!”

一点都没有为人兄长的样子,今天的基尔伯特,仍然痴汉晚期。

不过也不是一两天了。

路德维希夹着公文包,站在拥挤的公交里。今天要召开国际会议,他和基尔伯特同作为德意志都要去参加。而不巧的是他们的车前几天都送去维护了,不得已,他们只好一起坐上了公交。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乘车人数格外的多。
车缓慢的在路上行驶着。
路德维希时不时看着表,希望能按时到达。他握着把手,眼睛看着窗外,在脑海里过了一遍会议资料。
这时,一只手臂从身后弯过来,搂住了他的腰。
“!”看着自己腰间的红色袖子和中指戴着的铁十字戒指,路德维希无奈的叹了口气。
哥哥还真是闲不住啊。
他看了看身旁的人群,有的在看手机,有的在交谈,没有人注意这里有一个痴汉兄长对他的弟弟伸出了魔爪。
只是搂着而已,不要理会了。路德维希决定把材料在脑中再过一遍。
看着路德维希没有反应,那只手愈发大胆的向上摸索,抵达了路德维希坚实的胸部。就像早晨那样,那只手扣在他的胸上揉来揉去,还用食指点了点他隔了衣服乳尖的位置。
“!”皱了皱眉,路德维希抓住了那只胡作非为的手。然后他感到自己耳边被轻轻吹了口气。身后传来兄长独特的低哑嗓音。
“west,抓着哥哥的手,想放在哪里呢?”被捏住的指尖不死心的点了点路德维希的胸口,带来微小电流般的刺激。
“我想把你的手放在碰不到我的地方。”路德维希忍无可忍的抓下来甩开,下一秒就被整只胳膊揽住了腰。
“哦呀,真是的,一点也不可爱。一起坐公交什么的不是很难得嘛。”身后的人贴了上来,把重心靠在路德维希身上,虽说基尔伯特不像路德维希那么壮实,但毕竟同为日耳曼,他可也是身材强韧的德意志男人。此时半靠在路德维希背上就成功的把路德维希压到了紧贴窗户的位置。
“看到这样的景色很难得哦。”说这话的主人把手捏到了路德维希的臀部。“哥哥,请停止这种行为!”路德维希脸都要烧红了,他努力的压低声音警告身后没羞没臊的兄长。并且为了逃脱基尔伯特的控制费劲的动了动腰,却反而被搂的更紧了,不但如此,在自己臀部徘徊的那只手仿佛是为了惩罚他的动作似的往深处勒去。
“继续说啊,west?”后脖颈处落下一个轻柔的吻,但手上的动作却是果断的很,应该握着剑或者枪的手径直穿过路德维希的两腿间,从前往后的滑弄,引来路德维希的一阵颤抖。他想他也许勃起了。窗外的景色越来越熟悉,他们快到会场了。
路德维希看了看自己的裤子,决定立刻制止这种行为。
“哥哥!我们快要到会场了!”路德维希强硬的转过身来扣住基尔伯特的双手,用自己的体格优势把基尔伯特反压到了窗户边,“哥哥,你闹够了吧!”蓝色眼睛不满的瞪着基尔伯特。而罪魁祸首毫无内疚,“很刺激吧,west。”趁着面对面的姿势他微微抬起腿顶了顶路德维希,不出意外的感受到了他的火热。
“我们还有十分钟到达,你让我怎么办?哥哥。”身后有两个女孩子上车,为了给她们在这拥挤的空间内让一条道,路德维希几乎和基尔伯特贴到了一起。
“那就不去了,本大爷和你先来一发再去。”
“开什么玩笑?!”
“本大爷才没有开玩笑,如果这是夜间末班车的话本大爷现在就能办了你,啧,真可惜。”
“不要说那种话!”路德维希已经憋的满脸通红了,他不适的动了动,却发现自己也被顶着。
“哥哥……你真是……”
“west太可爱了,本大爷忍不住啦!”
基尔伯特丝毫没有不好意思,他抽出被路德维希扣着的双手,一只手搂住他的腰贴紧自己,另一只拉住了路德维希的领带。
“下车吧,west?你也很想要吧?”
“会议……”
“本大爷会给弗朗他们打电话找理由的。”

“好吧……以及……我以后再也不会和哥哥坐公交了!”
“小孩子脾气……好了本大爷忍不住了……”


“弗朗西斯,路德维希和基尔伯特呢?”
“……哥哥只是被告知他们所坐的公交被一只小鸟叼走了。”
“什么狗屁理由啊!”


SIN:这只是脑洞发作时的一个产物,可能结尾有些匆忙,但也算糖了吧(歪头)痴汉普爷节操满地╮(╯_╰)╭

评论(5)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