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溜走一年光阴

1.三党弧长
2.独厨,主皮爱因斯。
3.主产独普,黑白独。
4.子博客【sin★】为独受相关现尝试运行。

【黑白独】一个无意义的小糖饼

“路德!家里烟没有了,下去买一些怎么样?”坐在沙发里的男人把脚搭在茶几上,把烟盒准准的投进了颇有一点距离的垃圾桶。
“要抽的话自己去买,爱茨。”路德维希对着镜子在系领带,白衬衫和绿领带让他看起来很有活力。
“喂……为什么今天打扮的那么娘炮?”爱因斯拧着眉毛打量着路德维希的绿色领带,有点不敢相信这是路德维希自己系上去的。
“……是哥哥送我的生日礼物。”路德维希有些无奈的说。“你知道,哥哥的审美风格总是这么……可爱。”
“哦……了解。过来让我看看。”爱因斯伸出手,摆了个很大爷的姿势对路德维希张开了怀抱。
“好啊。”路德维希真的走过来,但爱因斯并没有动,在路德维希抓住他的腿向上掰的同时,他也一把捉住了路德维希的手腕把他拉到了自己怀里。漂亮的格斗技。
“掰开我的腿想干嘛?自己坐上来么?”爱因斯牢牢的掌控着路德维希的胳膊,紫色的眼睛印在路德维希的蓝眼睛里显得神秘幽深。
“我是在教你正确的坐姿,别忘了你也姓被贝什米特,好歹也有些德国人的特质怎样?”路德维希伸过去的一拳被稳稳接住,他啧了一声继续施加压力。
“德国人的特质?我可是比很多德国人能干的多,你应该很清楚吧。”爱因斯一只手握着路德维希的拳头,另一只手腾出来把玩着路德维希的绿色领带,不怀好意的说。
“你一秒钟不说黄段子会死吗?”路德维希脸可疑的红了一下,感觉在嘴炮方面永远敌不过自己这个从小就是个军痞的异色,悻悻的收回了拳头准备站起身来。
“别走啊。”拉住路德维希的绿领带,猝不及防的路德维希再一次跌到爱因斯怀里。
“也就是我能受得住你了,你个肌肉笨蛋。”爱因斯好笑的揉了揉路德维希已经梳得整齐的背头说。
“我不觉得你有这个资格说我。”路德维希看了看与自己一样充满肌肉的人,“还有放开我,我该上班了。”他不满的躲避着爱因斯的手。
“又让一个人我待家里啊。”爱因斯撇撇嘴。松开了路德维希的领带。“啊,真是的,明明二战时候玩的那么疯的说。”他看了看还在为他的话发愣的路德维希,说:“怎么还不走?老子要睡觉去了。”
“……”

爱因斯是纳粹的化身。二战之后他就不能出门了,否则作为德国的象征路德维希一定会被指控法西斯的复辟。
因为路德维希,爱因斯被困于方寸之间。
“啧……盯着老子干嘛?”爱因斯被突然神游的路德维希盯的有些不自在。
随后被按住后颅,迎接他的是一个生涩冲动的吻。
“……干嘛突然亲老子?”被突然袭击的爱因斯一脸懵逼的看着亲完之后立刻转过头红成一只烧土豆的路德维希。后者憋了半天,最后出口的是一句结结巴巴的德语:

“今天不上班了……那个……要土豆泥吗?”

“要土豆和你,我的常色。”

评论(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