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溜走一年光阴

1.三党弧长
2.独厨,主皮爱因斯。
3.主产独普,黑白独。
4.子博客【sin★】为独受相关现尝试运行。

【独普】这是一个哲学的问题(上)

这是一个哲学的问题
哲学系讲师普×误入哲学系的大学生独
来自宛然的点梗,年龄差有,学院设定。
背头普,散发独

【SIN还没上大学啊而且还是理科生,所以不要问我阿多诺什么的是谁,拒绝谈人生歌赋理想,我们可以探讨哲学♂】
【不是坑可放心食用,上中下完结】



大一新生路德维希,现在心里是崩溃的。
他抱着厚厚一摞书在这所大学一条漂亮的林荫路上散步,一边走一边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他实在是太郁闷了,以至于他甚至没有发现自己快到了上课的时候。

“为什么我会遇到这种事啊!概率太小了吧!”

事实上,在他第九十九次喊出这句话之前,他已经在这里呆了一个星期,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活下来的,什么阿多诺,狄尔泰,胡塞尔,他坐在最后一排听着台上头发白白胡子白白的老教授像传经一样把这些名字翻来覆去的讲,是冈斯兰科还是兰斯冈科?本着认真的态度他想问问身旁为数不多的几个同座,却发现仅有的十二个人里除了他这个误打误撞掉进来的倒霉蛋以外没有一个人在认真的听这些内容,喏,他能看到他左上角的一对情侣在堆起来的书山后打kiss,男生的手已经伸进了女生的裙子。啧。

他正前方的一个戴眼镜的宅男在看《play boy》,花里胡哨的彩页看起来一点也不哲学。他的左手一直没拿上来。一看就肾虚。

右手边的女孩,在看他,不过她很害羞,总是在路德维希转过头看她的前一秒收回视线。路德维希很想告诉她视线也是有形状的,现在她的粉红色泡泡已经快把他淹没了。

左手边的女孩倒是看起来很认真,但路德维希看到她在看的那一页上画的是两个军曹的合体图。原来是在看漫画。
总而言之,除了他以外没有一个人在认真的听课。

最后路德维希只好无奈的收回视线,他竭力想去靠自己由各种理工知识武装的严丝合缝的大脑去独立理解那个老教授说的什么存在,个人自由,社会公正,但他无奈的发现这些单词理解起来比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炮还难。

恍恍惚惚。

路德维希在茫然中度过了他来到这所学校的第一周。
他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新学期刚刚开始,路德维希作为理工男的生命已经完结了。死因是溺毙在哲学的汪洋里。
听起来真是个悲剧。

而这一切悲剧的起源,都是因为,路德维希贝什米特,这个素来认真严谨的理科王子,在即将踏入大学之门时被命运摆了一道,他选错了专业,生生的磕在了哲学系的门前。
选错专业,这概率是得多小啊。

一个理工男跑到哲学界来凑热闹。

听起来是个喜剧。呵呵。
但无论怎么说怎么想,事实就是这样。
生活永远比戏剧更精彩,路德维希永远忘不了这句话。



“唉……”叹出自己今天的第五口气,路德维希准备去上课,身旁跑过两个香水味刺鼻的女生,他听到她们尖细的嗓音:“快走快走,赶不上哲学课了。”

咦?

路德维希感觉这比听到自己来哲学系的消息还吓人,居然有人会为了赶不上哲学课而着急赶路?路德维希想了想上周空荡荡的教室里硕果仅存的十一个人和一个倒霉蛋,越发觉得匪夷所思。

他眼睛不自觉的跟到那两个女生后面想看看她俩是否有什么问题,却没注意自己脚下的路,就在他想要叫住女孩询问一下时他感觉到自己踩上了什么圆滚滚的东西。
路德维希,在踩上易拉罐失去平衡的那一瞬间,他再一次感受到了世界深深的恶意。

然而,想象中的摔倒并没有发生,一只白皙有力的手及时抓住了他的衣服,在他与地面亲密接触前把他拉了回来。
“嘿,别光顾着看姑娘,也看看路啊。”视线调转,对面的人一头向后梳起的银白色短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他紫红色的眼眸里是调侃的笑意。
路德维希为他意思里的戏弄脸红了一下,不过他也没有多做解释,这种事往往越解释越麻烦的。
“谢谢。”路德维希向这个银发青年点头示意。对方看起来很瘦,但却很有力量,这一点从能把路德维希拉回来就可以看出。
“对了,你知道哲学课教室在哪吗?我还是第一次来呢。”银发青年的声音是微微有些粗砺的,但这并不影响他从内至外散发出的阳光的形象。尽管他梳了个背头。
路德维希看了看对方即使梳了背头也显得很年轻的样子,猜测他应该也是一名哲学系学生,想了想自己上几次周围的奇葩人类,他决定和这个青年一起坐。
再也不要看到那些奇怪的人类了!
这是个看起来不错的正常人,把他留住!
“正好我也去那里上课,你跟我坐吧。我叫路德维希。”路德维希表面上很淡定的向青年发出邀请。但他心里砰砰的跳的厉害,他用余光仔细的观察着对方的表情,生怕被拒绝。

银发青年似乎愣了一下?是他的错觉吧,因为他很快就笑着对路德维希说:

“好啊,我叫基尔伯特,一起去吧。”




“对了,你知道哲学课换老师了吗?”途中基尔伯特一边踢刚刚差点绊倒路德维希的易拉罐一边问路德维希。“是吗?我不知道,我对哲学的一切都不感兴趣。”路德维希闷闷的回答。“咦?那你为什么要选哲学系呢?”基尔伯特停止了这个让他看起来更加稚气的动作问。

“……我……选错专业了…”路德维希低下头回答,面前的青年就像是有着神奇的魔力,只是与他走了一段路,路德维希却觉得似乎是和他认识了很久。在基尔伯特问起时,这段路德维希以为他绝对不会再告诉别人的话居然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说了出来。

“……”基尔伯特显然也被他的回答惊了一下,不过此时他们已经站在了教室的门前,基尔伯特拍了拍路德维希的肩,冲他眨了眨眼,信誓旦旦的说:“相信我,你会喜欢这里的。”

路德维希苦笑了一下,没有告诉他自己这一周来的遭遇,“快上课了,我们进去吧。”路德维希说。“哦,等一下,你看我的发型好着吗?”基尔伯特向后拢了拢银发,抿了抿嘴站直让路德维希能正面看他。“……嗯,很好。”上课还要这么注重发型吗?路德维希有些搞不懂这个刚认识的有趣的青年。
“呦西,那就,进去喽。”

握住把手。

推门。所有的变故发生在下一秒。

就在基尔伯特露面的那一刻,一大片的尖叫声从座无虚席的教室里潮涌而来,简直能瞬间把教室的房顶掀翻,路德维希目瞪口呆的看着整个教室坐的密密麻麻,所有的学生都像看到偶像一样看着自己身旁安静笑着的银发青年,他们尖叫着“基尔伯特!”“我爱你!”这些话,有个女生红着脸软倒在了座位上,后排时不时有闪光灯亮起,甚至还有写着“基尔伯特”的字板在努力吸引视线。

什么情况?!
什么情况?!

路德维希惊呆了,他顾不得那些不知多少分贝的尖叫声像锤子一样不由分说的打进他脆弱的鼓膜震的他脑袋发痛,他只知道他们在喊的是基尔伯特,他几乎是立刻扭头看之前还在踢易拉罐玩的青年,迫于鼎沸的呼声他几乎也是吼出来的:“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

“别激动,就像你看到的那样。”基尔伯特向后拢了拢头发,对路德维希勾起一个微笑。

“什么意思……”路德维希还没说完,基尔伯特已经走上了讲台,他微微举起双手,方才人声鼎沸的教室瞬间就安静了下来,所有人正襟危坐在座位上,尽管还带着脸上的潮红,路德维希难以置信的看着基尔伯特优雅的向所有人鞠了个躬,然后直起身拢了拢头发,用他微微粗砺的声音吐出让路德维希惊讶到嘴都合不上的每一个字:

“嘿,伙计们,我就是你们新任的哲学讲师,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TBC】

评论(21)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