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溜走一年光阴

1.三党弧长
2.独厨,主皮爱因斯。
3.主产独普,黑白独。
4.子博客【sin★】为独受相关现尝试运行。

【独普】这是一个哲学的问题(中)

路德维希这几天一直处于懵逼的状态下。
他得知基尔伯特是五年前从这所大学毕业的,学校的传奇,哲学系的明星,帅气迷人,心思剔透,他甚至曾经和国外的哲学家展开过精彩的答辩,按他的哲学导师腓特烈的话说:“基尔伯特的思想十分的独特,虽然看上去只是觉得他活泼又帅气,但你一定能感受到他灵魂里有东西在发光。”大名鼎鼎的基尔伯特,在大学里同时担当着学霸,校草的两大名头,如果不提唱歌,他几乎完美的让人窒息。
毕业后基尔伯特开始到世界各地旅行,按照他的话就是“我喜欢尝试各种新鲜事物,我已经尝遍了思想的芳香,现在我要去看看世界的模样了。”
半个月前他从俄国回来,被他的母校聘请为哲学讲师,这也就是他在这里的缘由。

这些都是路德维希从他之前碰到的那两个女孩那里听到的。“这么年轻帅气的哲学讲师简直太赞了!我看着基尔的脸都能精神抖擞的坐一节课啊。”“是啊是啊,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女朋友。”

“……”路德维希努力想把注意力集中到手中的书上,但却还是不自主的把耳朵竖起来那两个女孩在叽叽喳喳的讨论基尔伯特。
那么年轻,明明像个学生啊。想起那天自己的表现路德维希觉得自己蠢爆了。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上完基尔伯特的那第一节课的,虽然他记得基尔伯特的确在哲学方面造诣非常深,他一节课下来貌似跟着其他人鼓了好多次掌,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有激情的哲学课,除了他以外其他人都被基尔伯特充分的调动起了活力,下课铃响了都不知道。
下课后基尔伯特本来喊住了他,然而校长的传唤让他只好无奈的对路德维希摆了摆手先离开了,留下路德维希一个人被女生团团包围问他是否认识基尔伯特。
要怎么说?自己以为老师是学生闹了笑话?路德维希觉得这简直比填错专业还傻了。
真是的,感觉像是被戏弄了一样。
路德维希讨厌这种感觉。
打发走所有八卦者,路德维希烦躁的叹了口气,
所以路德维希这几天一直在躲基尔伯特,上课坐最后一排,课上完就走,不留一点眼神给这个年轻帅气受欢迎的哲学老师。

路德维希就这样坐在座位上漫无目的的发着呆,反正无论怎么讲他也绝对不可能听懂这些玄妙的玩意,更何况又发生了这样的事,路德维希随便把视线钉在了前面女孩的头发上继续发呆,而身边人热血沸腾的听基尔伯特讲唯心唯物。

突然有什么小东西砸在了路德维希的脑门上,然后掉下来,骨碌碌滚到桌子上,是黄豆粒大小的一截白色粉笔头,断处平整的奇怪,看起来对方是蓄谋已久的。随着这一粉笔头的飞来,路德维希成功吸引了所有人的主意。
“路德维希,请认真听讲。”讲台上的基尔伯特淡淡的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看路德维希还愣着,他皱了皱眉,停顿了一下又补了一句:“下课到我办公室来。”
如果说前一句还没什么,这一句就成功的让路德维希成了全班的焦点。之前看漫画的女孩似乎都要飞起来了,她扔掉漫画抓起笔在纸上唰唰的画起来,也就是她的态度还友好点,其他人,路德维希几近惊恐的发现不但是女生,就连男生都对他投向羡慕嫉妒恨的眼光。
居然惹基尔老师生气!路德维希你完了!

“…………”路德维希默默的趴到了桌子上。

“喂,你是对我担任你的哲学讲师感到不满吗?”基尔伯特的办公室十分有特色,路德维希从来没有见过一个老师会在自己办公室里放大大小小的黄色小鸟玩偶和熊猫抱枕。基尔伯特完全没有在讲台上的从容不迫和言笑风生,他抱着大大的黄色小鸟玩偶,把自己蜷在可爱的拇指沙发中,从下往上的看在自己面前站的笔直的路德维希。
怎么感觉就像有些委屈一样?好像还很可爱?路德维希对视上那双灵动的紫红双眸愣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把脑中突然冒出来的奇怪想法清除掉,沉默不语。

“真是的,还在生气那天的事吗?别扭的小鬼?”看路德维希不说话,基尔伯特无奈的扔掉怀里的小鸟,从沙发里跳出来走到路德维希面前,说:“我那天可真是找不到路,这里的教学楼重建了,我可五年没回来了啊,怎么记得住?再说了,我可从来没有说过我是学生啊?”他戳了戳路德维希的头,“倒是你,上课不好好听讲是在想什么?”
“……”路德维希被他说的哑口无言。当时他看到基尔伯特第一眼就理所当然的把他当作了学生,而且基于一种想找个正常人一起上课的想法,也是他先向对方发出邀请的。

“……那是因为你……老师看起来很年轻啊……”何止年轻,根本看不出来是二十五岁的人啊,路德维希甚至觉得他俩站在一起基尔伯特更像是大学生。
“真是可爱的回答啊,不过虽然你这么说,我也是成熟稳重的哲学讲师哦kesesesese~难道这么帅气的哲学课你也不愿意听吗?”基尔伯特高兴的揉了揉路德维希额前的碎发,他很喜欢这个内向害羞的大男孩,所以在刚开始看到路德维希躲着他的时候他真的有些意外也有些失落,我可是第一次当老师啊,被自己的学生讨厌了怎么办?尽管基尔伯特擅解哲学问题,但没有哪一本哲学著作能告诉他该做什么,他甚
至去问了在心理学做教授的好友弗朗西斯,而对方的原话是:“哦,被喜欢的学生讨厌了吗基尔老师?在所有人离开后把他单独叫到办公室,然后和他聊聊哲学,一切问题都会解决的,我的哲学天才。”“哲学不是这么用的!”
基尔伯特满头黑线,不过在他过滤好友的建议后,他最后还是决定把路德维希叫到办公室直接问问他。

“我也很想听,但是我听不懂。”路德维希似乎终于放下了拘束,就像一个普通的学生在向老师抒发自己的困扰一样如实告诉基尔伯特。
“……毕竟你是理科出身啊,估计也完全对这个没兴趣吧。”基尔伯特点点头,但他怎么能看着自己的学生陷入困境呢?该怎么改造这个纯理工男生的头脑?他想了想,突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拳头敲了下掌心,他眼睛一亮:“对了,从今天开始,我给你补课吧。”




“补课?”路德维希惊讶的重复了一遍。“对,每天下午没课的话就过来。我可以从头到尾一对一的给你辅导。”基尔伯特很兴奋,当老师的新奇感让他迫切的想做一些只有老师才能做的事。
“……老师为什么要这么努力的帮助我呢?”基尔伯特的话让路德维希很心动,从心底讲他很喜欢这个银发青年,不是从学生的角度,从第一眼见到他时路德维希就被他所吸引,想起他所听到的腓特烈教授对基尔伯特的评价,路德维希想,自己也许也是被基尔伯特的独特灵魂所吸引了吧。之前自己闹别扭不理基尔伯特,此时基尔伯特主动解开误会,路德维希突然觉得有些抱歉,所以当基尔伯特提出给他补课时他甚至觉得有些愧疚了。

“诶,作为老师难道不该这样吗?好了不要再犹豫了,除非你想期末挂科,我可是很严厉的哦。”基尔伯特心情很好的把一只小黄鸟布偶
塞到路德维希手里。

“这就是我们的约定啦。”


一个月后。
“好了,今天的课就到这里。”今天的哲学教室仍然像第一次一样人满为患,路德维希艰难的从人群里挤到基尔伯特身边,后者看到他来立刻扑上去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啊,路茨你是我的小天使,我都快饿死了!”
还没有完全走出教室的同学看到他们的男神挂在路德维希身上时玻璃心碎了一地。不过他们已经习惯了,基尔伯特老师很喜欢这个路德维希,这是所有人有目共睹的。
“老师……这样很引人注目的……”
路德维希脸红着环顾四周,却没有动手推开基尔伯特,后者就放松着身体靠在路德维希后背上看路德维希把便当掏出来放到桌子上。
“今天的是加拿大枫糖浆和松饼,老师下午还忙,一定很耗费体力,所以今天多做了两张。”路德维希把粘在他背后的基尔伯特搬到椅子
上,自己则坐到他的旁边一边给基尔伯特在松饼上涂满厚厚的枫糖浆一边说。
“啊,是呢,腓特烈老师出国了,我要帮他代课,老师可真是悠闲啊。”身旁的人夸张的哭丧着脸,不过路德维希知道他很尊敬这位教授,能够帮上自己的老师基尔伯特其实心里也很高兴。所以他没有说什么,只是体贴的拿过餐刀把松饼切成小块喂到连嘴都懒的张的老师口中。基尔伯特上午连着上了两节课,要不停的发挥自己的感染力让哲学课不是枯燥乏味而是充满活力,就算是基尔伯特也难免吃不消。“啊……路茨,有你这样的学生真是太好了。”
闭着眼靠在路德维希肩上的人心安理得的享受着对方的喂食,中午的阳光温暖和煦的打在他脸上,让他的发梢都在发光,眼睫纤细,在眼底投下微微一点阴影。半眯着眼的基尔伯特靠在他肩头,看起来慵懒又平和。

“老师?老师?”路德维希把松饼送到他口边,却发现基尔伯特已经在暖洋洋的阳光下靠着他的肩睡着了。

“……”无奈的放下刀叉,他找了一个让基尔伯特更舒服的姿势然后保持不动,来自肩膀的重量让他有种被依靠的感觉。
安静的教室里只有夏天的风吹过书页的微响。

路德维希在这片布满阳光的安静里看着自己肩头的人。

自己到底是怎么和基尔伯特熟成这样的呢?还要从一个月前说起。
基尔伯特决定给路德维希补课可不是说说而已。第二天他就把路德维希叫到办公室,在满是小鸟的房间里路德维希绞尽脑汁的思考并回答基尔伯特一个个很刁钻的问题。
“路茨,”他这样称呼路德维希,“你要把思路放远一些。”基尔伯特捧着书轻轻敲了敲自己的学生,他已经被自己搞得头昏脑胀。“好了,我留给你的问题,你下去之后可以慢慢想,现在我们出去吃饭吧。”基尔伯特安抚的揉了揉他的头发。“我有自己做便当,老师要尝尝吗?是番茄味香肠。”
“哦!香肠!”刚刚还一脸严肃的老师此时眼睛都放光了,他立刻扑到了路德维希身边,亲切的搂住路德维希,眼睛则盯着路德维希把饭盒打开,里面飘出香肠的香味。
“啊……”他没有带餐具,路德维希好笑的看了看基尔伯特大张着的嘴,有些难为情的切了一块送到基尔伯特口中。“美味!”基尔伯特的表情像是他吃到了世界第一美味的食物。
“路茨的厨艺超级棒!”基尔伯特好不吝啬的夸奖自己的学生。

“老师如果喜欢的话,以后我可以给老师做便当。”

路德维希本来还在为该如何感谢给自己补课的基尔伯特而烦恼,这时看到基尔伯特因为一根味道还不错的香肠兴奋成这样,他突然有了主意。
“哦~!真的吗路茨?那真是太好了!谢谢你!”基尔伯特又吃了一大口香肠,高兴的对路德维希笑。自己好像带了一个好吃的学生呢。
从那以后,基尔伯特就再没到外面吃饭过,他的学生每天会换着花样给自己改善生活,就算当天路德维希没有课,下午他也会准时出现在基尔伯特办公室,如果基尔伯特还没来,他就自觉的给基尔伯特打扫整理办公室,然后捧着基尔伯特给他选的哲学入门书籍安静的看。身旁不但放着晚餐,有时还有特意给基尔伯特准备的点心,这让每次上完课的基尔伯特一出门就直奔办公室,他知道他那认真又细心的学生一定已经坐在那里了,带着他喜欢的食物。
随着与基尔伯特的接触越多,路德维希也更能认识到这个哲学天才的真实一面。思想方式独特犀利,总能在一些方面提出自己的见解,对待问题严肃认真。不过在生活中显得比较随意。今年二十五岁,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有女朋友,日常生活就是写文章和上课,有时也会参加哲学研讨会。
现在又多了一项,和路德维希。
不单是补课,基尔伯特会邀请路德维希一起去和他爬山,两人还一起参加过哲学系的文艺汇演,电子琴和架子鼓的配合让两人尤其是路德维希闻名全校。所有人都知道有名的哲学系导师基尔伯特最喜欢的学生叫路德维希。
甚至基尔伯特被邀请参加德国哲学研讨会时路德维希只是以为今天下午没法补课了,但基尔伯特却说:“路茨你和我一块去。”
“老师?我可以吗?”路德维希有些忐忑,他知道这个会上出现的人无一例外都是有名的哲学家,路德维希去像什么样子?
“顾虑那么多做什么?你是我的学生,带学生出去见见世面难道不对吗?”基尔伯特毫不在意,一边打字一边说。
等到二人一起穿着挺拔的黑西服到场引来一众认识基尔伯特的人低呼时路德维希才知道自己和基尔伯特接触的有多亲密。“天呐,我可很少看到基尔身边有人陪。”一个绿眼睛的男人趁基尔伯特发言凑过来对路德维希说:“听说你是基尔的学生?他可真是喜欢你。”
喜欢?这个词语让路德维希有些脸红,他看向站在台上的基尔伯特,对方感受到他的视线,遥遥的给他一个笑。

……喜欢?是什么样的?
哲学书里没有写。

肩上的人呼吸均匀,在阳光下睡的沉静平和。路德维希轻轻的把头偏在他的头侧。
喜欢,是这样吗?

【TBC】

评论(1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