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溜走一年光阴

1.三党弧长
2.独厨,主皮爱因斯。
3.主产独普,黑白独。
4.子博客【sin★】为独受相关现尝试运行。

【白领弟弟独×智障哥哥普】存档

留个档以后写,
因为只是开头就不打tag了,就是想晒出来免得自己忘了

很久以前就和CP一起讨论过的梗,很久以前就写了的开头,然而没有然后了。
如题



【“路德维希,今天晚上要一起吃饭吗?”
“抱歉,我要按时回家。”
“还是因为你哥哥吗?唉……你这样可没法结婚。”

“………我要一辈子照顾我哥哥。”】








“我回来了。”结束了一天的工作,路德维希走进了家门。
这应该是每个工作者休息的时刻,但路德维希不行。
“west!”卧室里跑出一个穿着拖鞋的银发青年。明明在家里是不适合奔跑的,但他可不管这些,拖鞋随着他的动作在地上发出不雅的“啪嗒啪嗒”的声音。他晃动着两条白嫩的腿,一到路德维希跟前就跳到了他身上,两条腿熟练的缠到路德维希腰间,胳膊搭上他的脖子。
“我饿了。”银发的青年把手指伸进口中,暗红的舌尖舔舐着自己的手指,不时发出啧啧的水声。
他的眼眸是罕见的紫红色,青年挑着那双眼,从下向上的看被自己缠的死死的男人。

银发紫眸的青年,名叫基尔伯特,他与路德维希同姓贝什米特。

“哥哥,跟你说过很多次了不要把手指放到自己嘴里。”路德维希无奈的把基尔伯特放下,从基尔伯特口中解救出被他自己含的水淋淋的手指,抽出手帕给他擦干净,他的指节纤细修长,常年不出门所以显得白皙光滑,就像个艺术品。然而,艺术也有残缺。
路德维希的哥哥,基尔伯特贝什米特,是个智障人。






“哥哥,过来吃饭。”路德维希把盘子放到桌上,不出意外的发现基尔伯特又把手指放到了嘴里,背心的胸前有口水的痕迹。路德维希叹了口气,把基尔伯特拽过来按到饭桌前,“不要吃手指了,饭已经做好了。今天教你自己吃怎么样?”路德维希递给他刀叉。
“自己……吃?”基尔伯特费劲的理解了这句
话,但还是有些茫然的瞪着他,毕竟每次都是路德维希喂他吃的。
“对,现在拿好刀叉。”路德维希伸出手。




【TBC】

评论(10)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