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溜走一年光阴

1.三党弧长
2.独厨,主皮爱因斯。
3.主产独普,黑白独。
4.子博客【sin★】为独受相关现尝试运行。

【独普】一个哲学的问题(下)


完结了~
宛然的梗。本来想写虐的但发现篇幅不够,嘛,那就发糖好了。哲学系讲师普×理工男独
下一篇战争独普蓄力中


“路茨,帮我把这些情书放到储物箱里。礼物退回去。”不出所料的,路德维希看到上课回来的基尔伯特手里又一摞五颜六色的情书礼物。
“今天的老师也是这么受欢迎啊。”
坐在沙发上翻书的路德维希发自内心的赞叹。基尔伯特帅气的外表为哲学课拉了不少的分,从原本可怜的十二人课堂,发展到现在上哲学课已经需要抢座了。
“别开玩笑了,我都要累死了,现在的女孩子真是开放呢。今天有个来蹭课的女孩子还问我能不能让她抱一下呢。”看到路德维希抱着书坐在沙发上,基尔伯特想都不想直接一屁股坐到了路德维希旁边靠到了他肩上。
后者可没这么轻松,本来流畅的思路被基尔伯特最后的话搅的乱七八糟。
身体紧张的绷直。
“放松点。让老师我靠一下,累死了。”基尔伯特拍拍路德维希的肩。
“老师让她抱了?”路德维希觉得自己的声线紧窄的不正常。
“嗯啊,那么漂亮的女孩子怎么忍心拒绝,我可是很怜香惜玉的啊。”基尔伯特靠在路德维希肩上翻了翻路德维希的作业。“哦呀,路茨,你进步的更快了呢,感觉从我那次带你去参加哲学研讨会后你比以前更加勤奋了,不过把所有心思投到哲学上真的没关系吗?我今天听到你的班主任说你上次期末考试除了哲学以外其他成绩都有所下降啊。”基尔伯特有些担心的说。“没关系,一次发挥失常罢了。”路德维希简简单单的掠了过去,天知道他上学期几乎是除了哲学什么都不学的。
“唔,我相信你有分寸。以及,今晚有事吗?我们去吃饭吧,我的朋友明天结婚。今天晚上开单身派对,也带你去玩玩。”基尔伯特状似随意的说。事实上他的朋友,弗朗西斯是这样跟他说的:“堵上我心理学专家的名誉,那小子绝对喜欢你。基尔,不要总是一人乐了。你也是时候嫁出去了!今晚是哥哥我的单身派对,带着那个小子过来,让哥哥我再认识认识,对吧,安东?”一旁的安东尼奥也点点头,“基尔,那小子很不错,而且我敢说他是个处。”“哈哈哈哈真有你的……”两人笑闹开来,基尔伯特坐在他们身边一言不发。

是,他喜欢上了路德维希。

是什么时候的呢?
是第一次见面时他冒冒失失的时候?
还是他气鼓鼓的抱着书不理他的时候?
还是在他累时,来自他肩膀的温度?
看到了他为了一件事而执着前进的样子?

居然就为了这么些细微的温暖和感触就轻易的喜欢上一个人,基尔伯特,你真的是一个人太久了吗?

但是他还是发出了邀请。
“要来吗?单身派对?”
“好啊,老师的朋友能介绍给我真是太好了。”路德维希弯了弯眼睛,把嘉云糖喂进他口中。

“啊,小基尔,你真的来啦!这位就是路德维希?”弗朗西斯今晚穿的风骚到了一定境界,粉红色的西装,白色西装裤,尖头皮鞋闪闪发亮,还打理了头发和胡须,在酒吧的灯光下弗朗西斯看起来就像一只招摇的公孔雀。“您好,我是老师的学生,路德维希。”因为不是在校内,路德维希也穿上了比较应景的衣服,被基尔伯特大呼帅气,为了让自己显得成熟一些不给老师丢脸,他尝试了基尔伯特的发胶把头发梳成了背头,而基尔伯特恰恰相反,他穿的阳光又有活力,刘海放下来的他看起来反而像个大学生。“要不是为了讲课我才不梳背头呢,一点都不帅气,嘛,路茨你倒是还不错啦。”

“弗朗,亚瑟今晚也在开单身派对,让他和他那个ky弟弟在一起真的没关系吗?”基尔伯特搭着路德维希的肩,勾着嘴角在酒吧嘈杂的音乐声里大声的问弗朗西斯。路德维希本来有些局促,但基尔伯特的手臂搭在他身上,他紧张的心情就莫名缓解了许多,他不动声色的把自己和基尔伯特靠近了些,专心听他们的对话。
“哥哥我早有准备,阿尔弗雷德今晚会被迫留在警局加班,回不来的。”弗朗西斯笑着向基尔伯特眨眨眼,看到路德维希的小动作,笑意更深了些。
“哇,你比亚瑟还不良啊!不过,干的漂亮kesesesese~”
基尔伯特拿起红酒杯和弗朗碰了个杯,他转头和路德维希说:“路茨,这位心理学的教授,你知道的吧?出名的人物,他结婚的对象,是个傲娇的小贵族呢。”基尔伯特还不嫌事大,“弗朗追人家的时候,天天捧着玫瑰花在人家楼下唱《玫瑰人生》,但每次都铩羽而归,最后你知道他是怎么把人家追到手的吗?”路德维希摇摇头。基尔伯特吊了下他胃口。“最后,他吃了对方做的司康饼,用胃穿孔的代价用苦情戏把人家攻略了啊哈哈哈哈哈!”基尔伯特说完自己都忍不住的拍桌子狂笑,路德维希有些不知所措,一个司康饼导致胃穿孔?他不禁流下一滴冷汗。“喂!基尔伯特!别把哥哥我的糗事四处宣扬啊!你只要说小亚瑟被我感动的那一段就好了啦!”得瑟的公孔雀终于忍无可忍的扑过来和基尔伯特打成一团,“啊哈哈哈别挠我痒痒啊路茨快帮我把这个混蛋踹下去!”基尔伯特笑的气都喘不上,弗朗西斯最讨厌的就是丢脸了,就像现在,他精心打理的头发被基尔伯特揉成了一团,不过基尔伯特也好不到哪去,他的头发也支楞着,活像一只被揉了毛的小鸟。





“真是的,你们一定是嫉妒哥哥我找到了喜欢的人。”弗朗西斯重新整理好了衣装,瞪着坐在沙发上让路德维希给整理头发的基尔伯特说。“才没有!”基尔伯特不甘示弱,“只是对你追人的蠢把戏进行批判罢了!”

“没有嫉妒吗?是因为小基尔也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人了吗?”弗朗西斯调侃似的说。
基尔伯特的身体僵硬了。他敏感的发现身后的人也停下了在他头顶的工作。
“……为什么不说话了,基尔?不会真有吧?让哥哥我猜猜,是……”弗朗西斯作势要说,一直沉默的路德维希却突然站了起来,“抱歉,我去点杯饮料。”说完,路德维希就头也不回的走开了。基尔伯特愣愣的看着路德维希的背影,他转过头立刻开始凶弗朗西斯:“混蛋,路茨刚刚还好好的!你说什么了?!”

“…………”
弗朗西斯看着远处一个浑身都散发着“我在害怕别理我”的气息的人和眼前这个一脸死蠢的写满“你把我家那口子怎么了”的基尔伯特,深深的叹了口气。

单身夜没有游戏怎么行,弗朗西斯喜欢玩国王游戏,这一次他是国王,而狡猾的国王,他准备的牌是动过手脚的。
也就是说,他知道谁拿的是什么牌。

让哥哥我撮合撮合这对情商低的笨蛋吧。

基尔伯特拿的是红桃j,路德维希拿的是红桃k。

“好啦,国王要发号施令了哦,请红桃k走到……”不出意外,路德维希的下巴线条绷紧了,弗朗西斯把性感的声线拖的长长,“走到……红桃j那里给他一个法式深吻吧!”

“!!啊?我是红桃j,换一……”基尔伯特立刻跳了起来准备抗议,然而所有的话在路德维希站出来说“我是红桃k”之后尽数吞回了肚子。
“基尔想换一个?那好吧,就换个时限,吻够3分钟。怎么样,基尔?”弗朗西斯一脸“快感谢我”的表情向基尔伯特优雅的点头示意。
一点也不怎么样!
然而,这是腹诽,基尔伯特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看着路德维希走了过来。
紧张的咽了口口水。
湛蓝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他。酒吧里突然安静了下来,连灯光都仿佛变得柔和,打在路德维希脸上,基尔伯特看不清他的表情。
他也看不到自己的表情,他的心扑通扑通的狂跳,所有的理性思维此时就像分裂间期的染色质一样杂乱无章。胃里的红酒开始发挥作用,他的脸上染酡红,从耳朵尖到两颊,更要命的是,酒精把所有微小的情绪都无限的放大,就像现在,他的不安,还有隐秘的期待,都在紫红色的眼眸里展露无疑,他不敢抬头去看路德维希,眼睛眨啊眨的想找一个目标去看,最后却只是盯着路德维希蓝色的领带发呆。
“老师……可以吗?”头顶磁性的低音灌进他的耳膜,基尔伯特却不知如何回应。

短暂的沉默。
基尔伯特没有说话,路德维希也没有动作。最后还是基尔伯特难以忍受这不上不下的尴尬,他艰难的开口:“我说弗朗要不……唔!”

下巴突然被捏住扳过来,紧接着就扣住了他的后脑,另一只手揽过他的腰肢与面前人紧紧相贴,随之而来的是充满热力的嘴唇。基尔伯特睁大了眼,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而路德维希也没有闭眼,他在观察着基尔伯特的表情变化,一丝一毫都不愿放过,嘴唇紧贴着,舌头笨拙的探入基尔伯特的口中,不知章法的索求着,有时划到基尔伯特的犬齿,带来细微的刺痛,但这在唇舌相缠的甜蜜中简直只能算是调味品,酒吧里响起热烈的掌声和口哨声,弗朗西斯感动的扑在安东尼奥怀里哭,“小基尔终于嫁人了!”基尔伯特移动着眼眸想向两个恶友投入眼刀,然而来自后脑突然加重的力道让他又把注意力集中到这个吻上。路德维希吻了他!这是真的吗!口腔里属于路德维希的舌头还在胡乱的舔弄他的上颚,而基尔伯特只是愣愣的微张着嘴,那双眼距离他太近了,基尔伯特在那里只能找到自己的影子。

真是的,就像他只能看到他一个人一样。

蓝色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
是在紧张吗?

基尔伯特伸出手勾住路德维希的脖子,另一只手搭在他额上捂住了他的眼睛。
不用质疑,我就在这里。
他闭上眼开始全身心的回应这个吻。舌头不甘示弱的抵回去,侵入对方的口腔,把自己口中红酒的香气舔到对方的味蕾上。
好好感受我。
退出换气时轻咬着对方的下唇呼吸。
用痛记住我。

亲吻,呼吸,亲吻,呼吸。掌声已经停下了,但两人似乎不再在意这些,他们闭着眼睛吻的如痴如醉。

即使是弗朗西斯,也被两人的状态震惊了一下。
已经超过3分钟了,要叫停吗?这是哥哥的单身夜啊,莫名觉得被秀了一脸是怎么回事?哥哥不是单身狗啊!

“咳……”

被弗朗西斯故意而为的声音惊吓到,紫红色的双眸和蓝色的眼睛同时睁开,两人弹跳一般的分开了。微微喘着气,基尔伯特甚至被吻的眼角发红。

“那么,继续吧。下一轮……”
弗朗西斯的声音渐渐淡化了,基尔伯特坐回沙发,他不再像刚来那样自由自在的没骨头一样躺在那里,而是正襟危坐的在那里发呆。
路德维希真的吻了他。
他是那个意思吗?
应该是吧,吻的那么激烈。

但他也没对我说过什么啊。
他和平时也不太一样,是喝醉的行为吗?

基尔伯特越想越乱。他的背无意识的绷直,挺的他有些酸痛,但就是软不下来。

腰上突然缠上一只手臂。它轻轻拉着他的腰让他向后靠,然后基尔伯特感到自己的左半边背靠上了一个人温暖的胸膛。“这样坐不舒服的吧。”熟悉的让人安心的低音。带着些紧张和局促。

果然还是个大男孩啊。

“是有点。”基尔伯特笑了,他往路德维希那边蹭了蹭,把自己全部的后背都靠在了路德维希身上,然后一起窝在沙发里看弗朗西斯整蛊其他人。

身后暖烘烘的体温让人不自觉的就萌生出倦意。

他把头靠在路德维希肩上,半阖着眼迷迷糊糊的问他最优秀的学生:“我们这是在一起了吗?”

“是的,我最亲爱的老师。”






评论(8)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