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溜走一年光阴

1.三党弧长
2.独厨,主皮爱因斯。
3.主产独普,黑白独。
4.子博客【sin★】为独受相关现尝试运行。

【独普】空气人偶(八)

【第八章】雨落(上)
 

惊雷一声接着一声,闪电把暗沉的天空撕裂一道口子,基尔伯特跳出窗外那一刻大脑空白,他只是无法忍受那个空间里来自金发青年的眼神。从二楼直直摔到了楼下的草坪里,他清楚的感受到了来自背脊的痛觉,真不可思议,他知道他体内其实空空如也,没有骨骼也没有血液,无非是一具有心的皮囊,然而他现在却拥有着常人所有的一切,他挣扎着站起身来抬头,看到路德维希赤裸着上身趴在窗台上向下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身消失,他追下来了!基尔伯特不顾自己身上只穿了一件大一号的白衬衫,他试着调动自己的躯干,虽然不太熟练但勉强能驾驭,他跌跌撞撞的光着脚跑出路德维希的院子,噼啪的硕大雨滴砸的他脸发痛,狂风仿佛要把他卷走。

可能真的会卷走,这个认知让追下来的路德维希更加恐慌,深信科学的他在对上那双烈烈燃烧着的血眸时呼吸都快停止,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不会在被一个不知底细的非人生物袭击后选择莽莽撞撞的追出去,但路德维希这样做了。这是他的人偶,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他凭着这一个念头居然做出这种疯狂的事。基尔伯特够敏捷,等路德维希追到马路上,他已经看不见他的影子,平日里稳健的步伐此时胡乱踏在一个又一个浑浊的水坑里,明明是猎人的身份却慌乱的像是受惊的兔子。

为什么会活过来?

为什么要逃?

难道自己身边连一个玩偶都留不住?

各种各样的问题不停在他脑中盘旋,当务之急是要找到他。他这样想,他四处张望,没有,哪里都没有。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

也许是藏在了哪里,可四周并没有能藏人的地方。

他停下来看着不远处的交叉路口,站在原地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狼狈的像一个流浪汉,一辆车从他身侧驶过溅起一大片水花弄脏了他已然泥泞不堪的裤脚,车窗里传来粗野的口哨声,随即带着愉快的大笑呼啸驶去。积蓄已久的慌乱和烦躁像个火药桶一样终于被点燃,“瞎了你的狗眼,杂种!”路德维希从来都没说过这么野蛮的句子,他挥舞着拳头追着那辆车跑,一边跑一边从他受过良好教育的大脑里搜罗词汇,可到最后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骂什么,不知道自己在骂谁,在轰隆隆的雷声与雨点击打地面的噼啪声中他的怒吼微不可闻,他喉咙扯得发痛,胸膛剧烈起伏着看着那辆车远去的方向。当那辆车驶出他的眼际,他的愤怒也像是突然没了出口,他沉默下来,雨水顺着额头流进眼中,他艰难地隔着淋淋漓漓的雨幕去看周围的一切,空荡荡的街道好像从来无人涉足,就像他从来没有涉足他的生活。终于,像是无法忍受了一样,他弯下腰缓缓抬起手,捂住自己已经布满不知是水迹还是泪痕的脸,在大雨倾盆的穹顶之下,空无一人的街道中间,低低的呜咽了起来。

天亮了。


银白色的轿车静静停在街角,车外的风雨喧嚣与车内的静谧无声仿佛两个世界。而车窗内的人在目睹街心的人摇摇晃晃的离去后也无声的发动引擎绝尘而去。

评论(19)

热度(26)